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虞兆中先生与东南大学——恭贺虞兆中先生九秩华诞
发布时间: 2010-05-25                    访问次数: 341

 

 

  我国著名的土木工程学家、教育家、台湾大学前校长虞兆中先生,是一位深受我们东大人崇敬和爱戴的前辈老学长,值兹喜庆虞先生九秩华诞之际,我们谨以此文恭祝虞先生寿辰愉快,健康长寿!
  一、虞先生在母校十三年
  虞兆中先生是江苏宜兴高塍镇人,自幼与毗邻而居的蒋南翔先生同上高塍小学(前身是1884年创建的滆南书院),宜兴素以人才辈出而闻名遐迩,更以能在同一个村、同一所小学出了清华大学、台湾大学两岸的两大校长而传为佳话。1993年虞先生毕业于苏州高级中学后,即考入当时为全国学子向往的国立中央大学,就读于其工程学院的土木工程系。斯时南京的中央大学已是一所设有文、理、法、教育、农、工、医七个学院30个系科的完整的综合性高等学府(中大商学院设在上海),校长为罗家伦先生;而其土木工程系自1923年由首任国立东南大学工学院院长茅以升教授创办,经过十年建树,已经是中大的一个重点大系。这一年中大招生530余人,其中工学院约150人,而土木工程系招了30人,成为全校人数最多的大班。
  虞先生以优异的成绩选择土木工程是有其爱国宏图的,这可从他后来在一次讲话中提到的一段话来说明。他说:“我们应该庆幸自己选择了土木工程为终身职业,因为土木工程确实是惠民利国的事业,土木工程师永远站在第一线,为向前进展的时代铺路,我们的作品无疑为时代文明的记录。为了追求更美好的明天,我们有永远走不完的路。造福人群,美化地球,舍我其谁!”所以,虞先生热爱专业,孜孜不倦地钻研功课,认认真真地做试验、做设计,深得该系陆志鸿、原素欣、刘树勋、戴居正等多位名教授的教益和赞赏。著名金相学家陆志鸿教授是一位出了名的严师,虞先生选读他的课却总能考个90分;著名水利学家原素欣教授以启发学生独立思考著称,虞先生选读了他开的很难学的“明渠水力学”课程,在期考时出现了一个大题目,虞先生在试卷上兜了半天,还没能得出自己满意的结果而交了卷,结果却得了个全班最高的94分。在请教教师为什么时,得到回答是:“有道理的,因为只有你用了自己的思想来处理这个问题,所以你可以得94分!”这句话给虞先生受益终身,不仅培养了其独立思考问题的学风,还在以后几十年间始终本着原先生的这种精神引导学生们在学问上作追求。
  1937年虞先生中大毕业时受师长推荐到导淮委员会工作。未几,因抗日战争爆发而去了重庆,又经老师介绍到一家建筑事务所服务。1938年11月应师长之邀而回到已迁重庆沙坪坝的母校任土木系助教,从此,与高教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中大执教九年,在台大执教三十七个春秋。
  当时的中央大学是明文规定不准助教主讲课程的,然而,由于虞先生的学识出众且教学认真负责,在他担任助教的第三年即1941年,系主任刘树勋教授请示工学院院长后竟破例派他主讲建筑系的“建筑结构学”课程(已故中国科学院院士戴念慈先生、清华大学建筑系名教授汪坦先生等当时就是这个班的学生)。中大学生赶走讲课教师的事是常有的,可是这个班的学生不仅接纳了这位26岁的助教,而且广为表扬,使这个“破格”创下了成功的记录。于是,系主任刘树勋先生对虞先生更具信心,第二年即1942年,就派他主讲机械系的“应用力学”和“材料力学”课程,同时主讲电机系的“应用力学”和“材料力学”(后来担任南京工学院院长的管致中教授等当时就是这个班的学生)。是年,虞先生就晋升为讲师。
  中大电机系和机械系的学生都是高材生、考生中的佼佼者,很会挑老师的毛病,很多教师不敢去教他们的课,虞先生在系主任的鼓励下不仅服从师命去了,而且本着“严师出高徒”的信念处处严格要求,约法三章:“要么我把你们教好,要么你们把我赶下讲台!”结果,教学相长,师生互动,从未出过问题。学生们送了他一个“铁门槛”的雅号,而且相传多届,后来还带到了台湾大学!
  虞先生此后主要为土木系学生讲授“力学”等多门课程,教学效果始终称佳,兢兢业业地为抗战建国培养了许多人才。
  1945年抗战胜利,曾于1933~1940年在中大生物系担任过教授、时任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长的罗宗洛先生偕中大陆志鸿教授等奉命去台北接收“帝国大学”,11月改校名为“国立台湾大学”,罗先生为首任校长,陆先生任工程院院长。1946年8月因罗先生返回上海任中央研究院植物生理研究所所长,由陆先生继任校长。斯时,陆先生即邀请刚随中大复员南京任教的得意门生虞先生去台大。及至1947年夏虞先生应邀携眷成行,从此,五十年如一日,虞先生在台大由讲师、副教授到教授,由系主任、工学院院长到出任第七任校长,为台大成为东亚和世界名校的发展、为培育高级人才和大力推行通才教育而辛勤耕耘、竭智尽力,可谓成果累累,建树多多。
  二、虞先生对母校的情结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原国立中央大学改名为国立南京大学,并将中大医学院独立建校改属部队(后来迁西安组建成第四军医大学)。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中,原中大的法学院被撤消停办;并入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江南大学等高校的相关院系后,重新组建了留在中大原址的南京工学院、在金大原址以中大文理学院为主体的南京大学、在金女大原址的南京师范学院、在丁家桥原址的南京农学院、在太平门外的南京林学院,以及分别以中大、交大、浙大的水利系和航空系组成在南京新建校舍的华东水利学院(现名河海大学)和华东航空学院(华航于1956年迁西安,后来又组建为西北工业大学,新建的卫岗校舍由南京农学院使用)。至1960年前后,又先后从南京工学院分出设立了南京化工学院(现南京工业大学),无锡轻工业学院(现江南大学)和镇江农业机械学院(现江苏大学)三所工科高校。可以说,虞先生的母校中央大学,以此前五十年的功底分设重组成11所高校(仅中大工学院就衍生了其中6所高校),在此后五十年中为国家培育了几十万的各科高级人才。然而虞先生的母系却始终在四牌楼六朝松下发展壮大,现已成为两院一系,即土木工程学院、交通学院和材料科学与工程系。
  由于两岸长期隔阻,有众多中大校友为之服务的台湾大学乃至血缘所在的台湾中央大学也就长期与我们无任何应有的学术交往。直至1988年南京工学院复更名为东南大学,韦钰教授任校长,笃信担任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在接待美国回来探视的余传强学长时,请她向其弟台湾中央大学余传韬校长(中大附中毕业校友)致意;1990年初余传韬学长先后委托该校赴大陆探视的杨贵芝先生和张明文教授专程访晤了韦校长,赠送中大校旗等纪念品,并表示必将会晤有期。是年7月,文治以老父癌病而成为东大第一个去台探亲者,临行前受韦校长委托专程回访余校长,谋商合作交流事宜,并多方联络在台的中大校友。因而在许照、王成圣、崔之华等学长的关心帮助下,访问参观了台大、中大,会见了中大余校长和前校长李新民学长。之后,文治于一个下午登门拜访虞先生这位师长的师长。他穿着睡衣启门询问并略读了当年担任过他的助教、时任东大教学力学系主任的鲍恩湛教授的引荐信后,即热情地延入客厅命坐。稍待,竟然换上了西装革履,还后随手托三杯热茶、三杯冰咖啡的师母唐玉凤学长(1941年中大生物系毕业)隆重接见,充分表露出了对母校的关念情意。当他听完了来意和对上述50年来母校的发展,以及管致中、韦钰、陈笃信等校领导的问候后,显得十分高兴并连连承诺:愿为引见中大刚上任的刘兆汉校长来促进两校学术交流;愿将修葺母校大礼堂的事转告中大校友会长兼校友基金会会长楚崧秋学长来促成此事;愿尽早回母校并亲自去中大衍生的各高校一睹新貌。接着,他详细地询问了母校和相关师长、同事的许多情况,当证实其老师刘树勋先生确已于四年前作古时,感慨万千,从而,情不自禁地讲述了在母校十三年的许多往事和趣事,在他是信口道来,却幽默亲切、妙语连珠,竟使听者聆教受益匪浅,如沐春风而忘了时间,一下子从三点谈到了六点才知起身告辞,而虞先生和师母却如逢久别故知,言犹未尽,并谓其公子今日刚从美国返家,执意留餐。更以二老在撇开才回家的子媳,对一个不速之客,接谈了一个下午而深感不安,遂托辞父病而别。
  三天后,接到虞先生、许照先生、王成圣先生、崔之华先生邀宴于彭城酒家的请帖。席间,会见了师母的高足刘兆汉校长、台大机械系教授谢承裕和周广周等学长,交谈了两校开展学术交流的可行方式和对祖国的统一的期盼;还约定举行一次在台中大校友的聚会。不久在崔之华、常俊哲伉俪等学长的筹划下在台北的中山堂召开了“在台中大校友欢迎会”,中大校友会楚崧秋会长、刘兆汉校长和邹祖焜、葛锦昭、韩幼贤等50余位学长出席,文治作了“原国立中央大学衍生各高校发展概况”的汇告,并回答了与会学长们提出的各类问题,连续6小时始终洋溢着在台校友对母校的深情厚意。在会后向虞先生汇报情况时答以“情理之中,意料之内,愿你满载在台校友之情而归,愿韦校长、刘校长合力开创两校的合作与学术交流。”同时再三嘱托代为设立“刘树勋奖学金”,由他出资每年奖励母校土木、交通两学院各一名本科优秀学生。这是东大由在台校友设立的第一份奖学金,迄今14年来一直委托文治经办,已奖励学子28位。
  在笃信继任东大校长后曾多次因公赴台,每次拜访或会见虞先生时,都受到他老人家殷切热情的关照和接待;现任东大校长顾冠群院士和多位副校长、教授访台时也同样如此。虞先生对母校的情结,不仅永铭心坎,而且时时溢于言表,令人敬佩不已!
  三、虞先生为促进两岸交流多次奔波
  在虞先生、楚会长、刘校长、余校长的共同努力下,1991年暑假,由虞先生为名誉团长、台湾中大教务长郑光甫教授为团长的“台湾中央大学访问大陆教授代表团”一行26人来到东大,无论在欢迎会上或是在各种会聚时,虞先生都即席发表热情洋溢、敦促两岸两校加强合作交流的讲话,使东大人对这位慈祥亲和的老学长留下了难忘的美好印象。他和师母还像少小离家老大归的游子回到故乡一样,在鲍恩湛教授、方新老师伉俪和文治的陪同下,不知疲劳地走遍了东大整个校园,对依旧如昔的大礼堂、六朝松、梅庵、体育馆、科学馆等边看边述往事;对新建和扩建的教学大楼、新图书馆、榴园宾馆、东南院、中山院、前工院、生物馆、南高院等则赞许有加;在大礼堂内参观时深感的确亟需集资大加修葺了;在走入致知堂时,即兴致勃勃登上讲堂留影,并说过去能在这里讲课是件极其荣幸的事;在走过生物馆时,当年仅在此上过一年学的虞师母立即指出左右多了两扇大门和两侧的三层楼房;在六朝松下频频合影时就说怎么不见了旁边的游泳池呢?真是如数家珍,深忆在心。
  1992年5月虞先生和师母为庆贺母校成立90周年,再次与众多在台校友专程返校。他不仅参加了在东大浦口新校区举行的庆典,发表了深情挚意的贺辞,而且还参加了中大衍生的南京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化工大学、南京林业大学和河海大学的校庆活动。他在南农大校庆典礼上见到金善宝老院长时,竟以师生礼深深一鞠躬;在与各校校长会见叙谈中,始终不离敦促两岸学术交流的话题,而其言其语,无不充溢着爱校、幽默、和谐、情趣和教育艺术。下午在参观河海大学和南林大后,立即赶赴晚宴于南化,放下筷子就上车到南师大参加校庆文艺晚会,直到十时半回到东大榴园宾馆时,二老虽已感疲倦而服药捶腰,但仍然谈笑风生,为访遍了这么多所中大衍生院校而欣慰,而且说有机会还要到镇江、无锡、西安去看看。
  1994年虞先生在众望所归中以八旬高龄当选台湾中央大学第六届校友会会长。是年虞先生偕师母再度跨海来到母校。他在被聘为东南大学名誉顾问的仪式上,隆重地从时任校长的笃信手中接过大红聘书并挂上东大校徽后,十分激动地说:“我是在我们学校中央大学即现在的东南大学,吃她的奶长大的。今天,学校给我这份荣耀,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学校。不过,我年龄大了,虚度八十,恐怕对学校很难有所贡献和作为了。可是校长、各位副校长、各位教授同仁,如有什么吩咐,我一定尽力以赴。祝学校繁荣昌盛!”接着讲述了自己当学生和任教时一些令人受教的故事,并以顾问的身份给母校真挚地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博得与会师生多次热烈的掌声。
  在江苏理工大学校长接待虞先生和陪同参观时,他十分赞赏由母校农机系为主体发展到偌大规模的一所高校,同时庆幸自己又走访了一所中大衍生的大学。第二天从扬州返回时特地到长江大桥南堡底下去作了详细的观察。原来在建桥当年他传闻在大桥架桥结构方面采用了他曾在国外发表的论文,当他依栏细看证实是采用了他论文提出的V型支架方式时,感到自己虽在境外也能为国家建设添上点力而显得十分兴奋。
  中央大学重庆校友会为纪念抗战八年期间中大在重庆的历史,在重庆大学附近建立纪念碑,虞先生和师母又专程前去参加揭碑仪式,并和众多校友踏遍了当年任教中大时的山坡旧址。事后他还富有情趣地说:“有幸重温了五十年前恋爱时双双散步走在幽曲小径的滋味,真是惬意,真是难得啊!”
  1995年虞先生向其故乡母校高塍小学捐资十万美元,新建了一座具有电脑室、语音室和藏书上万册的三层楼图书馆。1996年落成时,邀省政协主席孙颔学长、南大校友会陆渝蓉会长以及笃信和文治参加10月18日的落成仪式(笃信因故请盛昭翰副校长代往)。之后,虞先生随无锡轻工业大学副校长承欣茂教授专程赴锡又参观访问了这所中大衍生的高校。加之虞先生受西安交通大学蒋德明校长之邀访问了西交大和西北工大等高校,真的实现了虞先生许诺的要亲自走访所有中大衍生高校的愿望,充分体现了他对母校的殷殷深情!
  四、虞先生是东大人的楷模
  1999年虞先生得知东大校友总会正在集资建造“群贤楼”的事,立即表示捐赠人民币100万元,并即于5月起至10月间分次汇寄母校。闻者无不惊讶与钦佩,因为虞先生一生任教,从未经商。后来虞先生给文治的信中提到:“该款系原为在此购屋的积蓄所移用,因目前此间房价太贵,购屋计划已搁置,用以回馈母校教育之恩,亦算了了一桩心愿。”原来虞先生在台北50余年,连自己的寓所都未曾购置,却将多年工薪积攒准备购宅之款,欣然捐给了东大和小学两所母校用作建造育才馆楼了。这种把学校当母亲的亲情和景行真令人肃然起敬!
  2000年,虞先生来信谓:将与师母于五月下旬到湖北参观宏伟的三峡工程,并拟到洛阳、开封、郑州等古都一游名胜。文治邀请先生、师母先来母校再陪同前往,以保安康。不意,虞先生突患脑疾,以八五高龄动了大手术;幸虞先生体质甚佳且台大医术高超,除耳背之外,康复称顺。虽然三峡之行中止,然而,6月4日虞先生竟已扶杖出席了台湾中央大学刘兆汉校长为祝贺八五寿庆而授予名誉博士证书的仪式与学术研讨会。
  东南大学首届董事会成立时,母校顾冠群校长敦聘虞先生为名誉理事长,虞先生以年迈体衰谢辞,顾校长以虞先生学高德厚且对学校贡献卓著,嘱文治详函进劝,先生仍谦恭让贤,并表示只要力能所及,有嘱必应!
  2002年5月31日东南大学百年校庆,虞先生以身体原因未能亲临盛典,但于5月11日特撰如下贺辞传真给顾校长:
  “庆贺母校东南大学百年校庆:
  百年历程不平凡,优良校风得传承,
  时代动脉能掌握,奋斗成就扬名声。
  未来园地待拓展,知识责任勉学生,
  学术研发贵精进,愿我母校日日新。
  虞兆中敬贺”
  贺辞的字里行间充溢着这位前辈老学长对母校的祝贺和殷殷期盼之情。
  对于东大校友总会为庆祝百年校庆组织编写出版一部记载百年来著名校友生平传略的《东南大学校友业绩丛书》一事,虞先生十分热情地多次抱病接受文治的函电求询,并推荐相关的入选人士,真是有求必应的一位好顾问!当他收到该书后,又专函文治鼓励有加地说:“收到业绩二厚册,700位校友的事迹,洋洋大观1284页,确是庞大的工程,我兄担任主编,付出的精神和辛劳,不难想象,完成了百年校庆纪念富有历史意义的伟业,至为可贺。”近年来,虞先生仍以挺秀的字体和洪亮的声音不时赐以函电,关心母校发展的情况,勉励东大师生承传校训,为国家的富强和母校的繁荣昌盛而努力工作刻苦学习!
  虞先生曾在《中大八十年》一书的文章中把母校的精神阐述为:
  “勇于任事—不回避艰难,
  做事踏实—不虚应故事;
  专注执著—不见异思迁,
  追求卓越—不以标准答案为满足;
  独立奋斗—不搞圈圈,
  明辨是非—不排除我行我素;
  待人诚恳—不尚虚伪,
  重视情谊—不损人利己;
  珍惜羽毛—不妄自菲薄,
  饮水思源—不做愧对学校的事。”
  可以说,虞先生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学长,正是时时处处事事遵守这种精神的楷模,一个人做件好事不难,而九十春秋始终如此的虞先生,可谓是景行行止,高山仰止矣!在恭贺先生遐龄高寿之际,使我们在回述往事中受教至多至深,愿我们东大人永铭先生教诲,恪守这种精神。
  最后,我们敬书《人月圆》一词恭贺虞先生和师母康寿:
  仁者得寿寿者仁,虞公九秩寿;
  两岸同庆,子孙绕膝,桃李满球;
  六朝松笑,传钟拱手,山河乐奏;
  齐眉金福,霞觞恭祝,健康长寿。
  
  (注:陈笃信?摇东南大学前任校长,东大无线电系教授,东南大学校友总会名誉会长;孙文治?摇东南大学校友总会前任副会长,东大无线电系教授,教育部《电气电子教学学报》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