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丹心筑坦途----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扬州市交通局副局长蒋爱祥
发布时间: 2010-05-25                    访问次数: 603
 
 

  随着宁通高速、淮江高速扬州段、扬州西北绕城高速及润扬大桥北接线的陆续建成,江苏扬州市交通局副局长蒋爱祥赢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淮江高速公路建设功臣等荣誉。凭着一颗赤诚之心,蒋爱祥也走出襟怀坦白的人生之路。
他管工程有两个“不为”:
不为亲友介绍工程      
不为施工单位的宴请和钱物所动
  蒋爱祥出生于里下河水乡江苏省姜堰市,吃尽交通不便的苦头。从小,他就梦想家乡能有四通八达的道路。为此,从大学到研究生,他都选择了路桥专业。
  1996年,蒋爱祥从东南大学路桥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到扬州市交通局公路建设处工作。不久蒋爱祥当上了科长,在修建淮江高速公路扬州段时负责合同管理。从此,主动招呼、敬烟敬酒的人不断增多,还有人时常要求和他“聚聚”,且四处打听他家住址。
  1998年,扬州市交通局原副局长管启云、市公路建设处原主任蒋韵宏受贿案发,分别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管、蒋二人都是筑路专家,为扬州市道路建设作出过贡献,仍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成为罪犯。
  活生生的事例,让蒋爱祥高度警觉。他常以竖立在公路危险地段的三角形交通警示标牌勉励自己:在人生道路上,要想“不翻车”,就要多给自己画画“惊叹号”。为此,他经常重温童年梦想和入党誓言。单位组织的各项警示教育,他积极参加;经常翻阅报刊登载的案例报道,给自己敲响警钟。他“约法三章”:不为亲友介绍工程,不为施工单位的宴请和钱物所动,避免任何工程隐患从自己眼前滑过。
他盯质量有两句“格言”:
留下隐患一辈子于心不安
出了事故几代人抬不起头
  作为修路架桥的人,蒋爱祥压力巨大:除了施工中的压力,更有方方面面的干扰及少数因达不到目的导致的人身攻击。对此,蒋爱祥的对策就是正直做人。他说:“造桥的人,本身就要直,本身就是座压不垮的桥”。
  1999年,淮江高速公路扬州段正在热火朝天地修建中,时任市交通局公路建设处副科长的蒋爱祥除担任桥梁现场工作组组长,还要负责两个服务区、5个收费站的建设,一个担任某建筑工程公司经理的大学同学想找他揽点工程。没想到,蒋爱祥在自掏腰包的饭桌上斩钉截铁地告诉他,“要揽工程,就得参加招标。”他只得悻悻而返。
  亲戚也照样吃闭门羹。2002年,已担任交通局副局长的蒋爱祥兼任西北绕城高速公路副总指挥和技术总监。他的一个堂兄要求给些土方工程,并帮助推销一部分建筑材料,也被一口回绝。堂兄又想搬出蒋爱祥年近7旬的老父亲。深知儿子脾性的老人耐心地对侄子说:“你趁早打消这个念想吧。”
  与蒋爱祥打过交道的一些包工头、建筑商,称他是“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糖衣炮弹击不倒”。在负责建设高邮服务区时,9个工程队同时施工,蒋爱祥坚持不接受任何一家吃请,不接受任何单位的礼品,做到了本地、外地一视同仁,大单位、小单位一样对待,老队伍、新队伍一样关心。
  他常说:“工程质量才是根本。留下隐患,一辈子于心不安;出了事故,几代人抬不起头。”
他抓技术有两个“一定”:
一定要坚持科学态度
一定要敢于改革创新
  有人作过统计,从1998年到2000年,蒋爱祥共加班247天,常常是一连10余天、每天近20小时地在工地上忙碌。
  蒋爱祥勇挑重担,敢啃硬骨头。京沪高速扬州段施工长度112公里,其中桥梁占主线长度的15%,换言之,这段公路1/6由桥梁组成。
  当136座桥梁的图纸送到蒋爱祥面前时,时任桥梁现场施工组组长的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136座桥,有一座出问题,都是你的责任。”蒋爱祥对自己说。他依靠集体智慧,不断改革创新,克服架桥过程中的一个又一个困难。在修建京沪高速北澄子河大桥时,大桥中孔的10片T型桥梁长50米、每片重142吨,吊装难度很大。为了不延误工期,他集思广益、反复试验,大胆采用吊装进度快、费用节省的双浮吊施工方案,整个主跨10片T型梁未掉一个棱角、未现一条裂缝,原计划17天完成的吊装任务仅用了5天。
  总投资14亿元的西北绕城高速公路是省重点工程,技术强度、质量要求高,仅工程建设的科研项目就有八九项。蒋爱祥迎难而上、深入一线,严把工程进度、质量关,每天清晨到工地逐一检查每个环节,发现问题当场纠正。2001年,扬州火车站开工建设。正在西北绕城高速公路辛勤忙碌的蒋爱祥被调任副总指挥。他二话没说,就一头扎进征地拆迁、协调矛盾、组织方案设计、邀请专家评审、合理优化客站建设……
  不经意间,扬州的交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百亿元的资金投入,率先在全省实现县县通高速、环城通高速……。年仅不惑的蒋爱祥,脸上已有了条条皱纹,头上露出丝丝白发。对此,蒋爱祥无怨无悔。他说,为了童年梦想,为了扬州的交通发展,他愿发出自己的全部光和热。
(摘自2004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