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史钩沉
江泽民和他的中大校友们
发布时间: 2010-05-25                    访问次数: 479
 
       江泽民在一九四七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但他入读交大是在抗战胜利后的一九四五年秋,所以他在交大就读的时间至多只占他全部大学生活的一半,另一半则是在南京中央大学(现为东南大学)度过的。
        一九四三年秋,江泽民考入中央大学电机系,当年该系只录取了八名新生。江泽民就读“中大”之时,南京尚处于日伪统治之下。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在收复区之南京、上海、北平、天津设立“临时大学补习班”(简称“临大”),所有公办大学悉由“临大”管理。
        不久,教育部又将“中大”之理工科系和医学院的学生送往上海“临大”,江泽民即在此时由南京转往上海,并经由上海“临大”过渡到交通大学,同他在一起的尚有童宗海、王嘉猷等。
        由于国民党政府一开始不承认收复区大学学生的学分,要求所有学生先行登记并经甄审合格后方能进入“临大”,南京《救国日报》的社论,甚至宣称收复区的学生为“伪学生”。这种歧视立刻引起了南京学生的极度不满,中央大学先后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和“一二一同学会”,展开“反歧视、反甄审”活动。转往上海“临大”的同学也成立了“一二一上海分会”,江泽民那时应属上海分会,我们可从一张保存至今的“沪一二一同学惜别联欢会”合影中,看到当时的江泽民。
        另外尚有于柏青、严纪青、杨诗厚等八名学生,则是被强送到上海“临大”的。所谓“强送”,就是明令他们不能在南京就读,因为这八人是“学生自治会”的骨干,领导了南京学生的“反歧视、反甄审”运动。
        南京地方法院曾以煽动学潮为名将他们逮捕入狱,八名学生在狱中绝食抗议,一时舆论哗然。在社会各界声援和王龙等八大律师义务辩护下,法院被迫宣布交保假释,之后此八人在上海“临大”“结束”时,当局却不予分配学校。
        一九四六年秋,江泽民在“临大”结束后,转入交通大学电机系四年级,惜别时同学间互致赠言,童宗海给江泽民的题辞为:“江兄泽民,举‘室’共知之博士也。博士自幼即聪慧异常,在校成绩,每列前茅,尤长数学,为全级冠。遇友热心诚恳,处事迅速果断,恃相讨论,每辩必胜,创三曲线,得博士衔。平昔爱好运动,长单杆,善短跑,近则喜赋词弹曲,俨然‘江大爷’矣!”。
        在交通大学期间,江泽民加入了共产党,介绍人是他的同学王嘉猷。在南京“中大”时,江尚年少,虽参加过一些政治活动,如四三年冬南京学生的“清毒”运动及四五年夏的“反歧视、反甄审”运动,但他还不是骨干分子,更不是领导者。
        当年南京中大学生中的风云人物,首推外文系的厉恩虞。他后来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得到过当时就读交大的江泽民的掩护和支持,交情非比一般。可惜此君在其出生入死的经历中,有一段过程被认为“历史不清”,直至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七日,还带着“特嫌”的历史包袱,黯然辞世。江泽民曾在一九七八年二月给病中的厉恩虞写过一封慰问信,又于九八年七月公开发表了《忆厉恩虞同志》一文,对这位学长的一生给予极高的评价。厉恩虞于一九四○年考入中大外文系。四一年参加中共外国组织“青年救国社”,一九四四年初,他和王嘉谟一起领导了南京学生的“清毒”运动,并被推举为“南京学生清毒会”的正副会长。
        当时厉恩虞等利用日、伪间的内部矛盾,率领学生游行到夫子庙一带,冲砸所有的鸦片烟馆和赌馆,并在“国民大会堂”广场上焚烧,厉恩虞还当场发表了一篇激动人心的演说。不久厉恩虞参加共产党,并撤退到苏北根据地。一九四六年八月,厉被派往上海做地下工作,并寄住在江泽民的姨妈家,由仍在交大读书并已入党的江泽民负责掩护并照顾生活,直到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厉才重返苏北。
        文革期间,厉屡遭冲击,并被下放劳动,厉恩虞的政治历史问题,直到他死后二十年,才由中共南京市委予以昭雪。
        江泽民的中大校友中,还有一位法律系的严纪青。
        一九四三年夏,严考入南京中央大学法律系,之后积极参加了“清毒”运动和“反歧视、反甄审”运动。在反甄审运动中,严和其他七名同学被逮捕,并关押于老虎桥监狱,出狱后又被强送至上海“临大”,在“临大”结束后不予分配的情况下,严和杨诗厚、李树棠等去北京,考入朝阳大学法律系。
        在朝阳大学时,严纪青积极参加了“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的学生运动,后来杨诗厚和严纪青还分别担任了“朝阳大学人权保障委员会”的正副主席。一九四八年夏,严应厉恩虞之约,潜赴上海为其作外围联络工作,并到过厉那时寄住的江泽民姨母家。
       解放后,严五七年在南京工学院任出版科长时,适逢整风和大鸣大放,严被打成右派后遭遇多年牢狱之灾。1978年平反后回南京工学院工作。(1986年严在东南大学办理了离休手续。如今严纪青老人已白发苍苍,但岁月的流失并未磨灭其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和追求,他于2005年10月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于2007年3月16日在病榻前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位垂暮老人在他87岁高龄以拳拳之心表达了对党的无限挚爱。——编者)

注:此文刊于2006年12月13日《世界日报》上,该报为海外最具影响力的华文报纸之一,全球发行。转载时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