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至善论坛
快乐比奥数奖牌更实在——韦钰院士支招科学教育
发布时间: 2010-05-26                    访问次数: 244

  

   
    
      
        5月22日上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东南大学共建“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教学中心揭牌仪式在东南大学李文正楼举行。作为 “做中学”的发起人,韦钰院士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该项目的推广。当天,韦院士不辞辛劳,风尘仆仆地从北京赶回南京,参加中心揭牌仪式。仪式结束以后,韦钰院士就当下热门的教育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5岁之前不用背《三字经》 青年初期最好不要开车

       韦钰院士认为,脑的发育过程通常要持续二十多年,一般是从人出生到二十几岁。在大脑发育的不同时间段,需要不同的成长环境。其中,0到6岁是脑发育最快的时期,青春期则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一个人成年以后不加控制的时候的性格,大部分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韦院士说,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历经苦难却愈加坚强,他们能够直面“惨淡”的人生,从来没有想过寻死觅活;相反,另外一些人却非常脆弱,他们经历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自寻短见。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这种差别又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韦钰院士认为,人的忍耐力在0-6岁就基本定型了,也就是说一个人是不是具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取决于6岁以前。值得一提的是,6岁以前形成的都是一些基本的品质,比如:孩子是不是内向,有没有同情心等。所以,韦院士不主张教授6岁以下儿童过多的知识,她认为很多家长在孩子5岁前给孩子教授唐诗,要求他们背诵《三字经》,这些做法都是不足取的,因为成人都记不得5岁以前学到的东西。同时,她认为光靠背《三字经》解决不了道德问题。在这个年龄段,要培养小孩的好奇心,保护他的好奇心和批判精神。让他学会从周围环境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韦院士认为,很多早教中心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他发现有些早教中心连外国专家的名字都弄错了。2007年,美国就有47个州对3-6岁儿童的学习内容进行了规定。47个州的规定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不约而同地摒弃了对这一年龄段儿童的知识教学。美国专家一致认为,在那个年龄段最重要的是培养社会情绪能力,培养孩子自信、自强的品质和合作精神,这些都是经过科学研究得出的标准。韦院士认为,并不是每一个早教中心都知道这些理论,所以家长在选择早教中心的时候一定要慎重。韦钰院士说,目前国外有一个针对18岁左右青年的研究项目,他们经过大量现实案例得出结论,18岁到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脑的发育还不完善。在美国,这一年龄段的汽车驾驶员在肇事司机中占很大的比重,所以建议家长不要让青年初期的年轻人独自开车。

          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是21世纪最重要的能力

         韦院士说,21世纪最重要的能力,是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21世纪的人跟工业化时代的人有很多不同点,但是最主要的有2个不同点。第一,是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工业化时代,真正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换句话说,只要掌握了知识尤其是理工科知识就等于握紧了金饭碗。如今,知识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发达的互联网可以给人们提供所需要的所有知识,关键在于能不能运用这些知识解决问题。现在要你解决的,都是从前没有碰到的问题。韦校长以参与“做中学”项目的汉博团队为例,指出汉博的成功得益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没有一个大的团队,没有和社会的联系,就做不成很多事情。韦校长说,她自己做了很多实际工作,所以她知道在“做中学”项目中,实验区老师有多么重要。也就是说,团队作战很重要。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强了,创新的能力就强了,进而竞争力就强了。第二个是交流的能力。要善于把自己的想法以别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告诉人家,能够跟别人合作,能够吸引人家跟你共事。另外,还需要激情,没有激情就没有创新。

        韦院士介绍说,“做中学”的主旨是让儿童初步具备科学家研究问题的要素,这个项目希望达到两个目的,一是培养儿童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二是培养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在试验中,老师把孩子们带到一篮水果前面,希望他们按照颜色、表皮粗糙程度、味道等各种因素分类。在这个游戏的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一种很重要的看世界的方法,那就是:任何事物都是可以分类的。后来,又做了另外一个试验:给这些孩子一堆球,让他们按大小、功能分类,因为有了前面给水果分类的经验,他们就做的很轻松。最后还要求孩子们表达自己,有些幼儿园让儿童两人一组共同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分类依据,以培养他们的表达能力和协作精神。 简言之,“做中学”有几个要点:一、用归纳法教学,就是鼓励儿童从周围的环境开始,慢慢建构自己的知识;二、教育孩子任何东西都要有实证,无论是自己的实证还是人家的实证,但是一定要找到证据;三、一定要归纳自己的想法,并且把它表达出来。

       奥数考试出不了菲尔茨奖,也出不了创新思维

        韦院士说,数学家都反对奥数考试。她认为奥数不是训练数学思维,而是训练做题。很多奥数成绩好的人普通数学考不好。另外,数学好的人不一定会创新,会创新的人也不一定数学好。那么应该如何培养儿童的科学思维呢?韦院士介绍,以色列有一个做法,从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中,找一批尖子学生,对他们进行跟踪教学,然后,让这些孩子参加考试,优胜者进专门的学校。在专门学校里,给这些儿童最好的教育资源,高中时期就给他们配导师。美国很多学校的做法也值得称道,他们要求学数学的人一定要学艺术,因为他们承认激情对学问的意义,看重艺术对人的影响。韦院士认为,任何带有功利色彩的教育模式都是不能产生创新思维的。

      众所周知,中国在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的成绩一直非常突出,但是却一直出不了本土的菲尔茨奖获得者。韦院士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刘翔,因为跑得那么快,需要天分,大部分的尖端人才都是有天分的。很多时候,人们可以努力一下,做到很好的程度。但是,要到达行业的尖端位置,需要天分。韦院士认为,在这一点上,任何行业都是一样的。把数学学到精深,也是需要天赋的。这么多年来,得到菲尔茨奖的数学家都是有过人天赋的。韦院士认为,中国没有本土菲尔茨奖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一直致力于培养数学考试的能手,而并非数学学习的天才。

       要让孩子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韦钰院士认为,要爱护孩子,用心去关爱他们,给他们一个稳定的适合成长的环境。现在国外的幼儿园已经加入了情感教育,如果儿童在幼年时期没有获得爱,那么他就不会爱别人。要让孩子对教养者有依恋的感觉,孩子被谁教养就会跟谁亲密,让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肯定跟父母不亲。要让家里充满爱,不要忽视孩子。当然,这种爱不是溺爱。比如孩子在搭积木的时候,如果积木倒了,你不要给他扶起来,你让他自己重新搭,这样才能让孩子自信、自强。孩子跌倒了,不要扶他,让他自己起来,培养其自立的品质,这就叫爱。要让孩子知道同情别人、同情动物。总之,要鼓励孩子去感受别人,就是“同感”。也就是尊重别人、琢磨别人、换位思考。过去家里孩子多的时候,兄弟姐妹要互相比较,看看爸爸妈妈对谁好,为什么对谁好,那时的孩子懂得“自省”;现在家里就一个小孩,容易自我中心。应该教育孩子学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在美国很多幼儿园的墙上,都挂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牌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采访结束时,韦院士说,希望每一个孩子都成为外向的孩子,心里有事就讲出来。还有不能压力太大,不要要求孩子做第一名,任何事情尽力就行了。韦院士说,孩子在童年时期,只要快乐,就够了,快乐的童年比奥数奖牌来得实在。韦院士反对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考形形色色的等级考试。她说,孩子只有一个童年,为了不可预知的将来牺牲他们童年的快乐,这个赌注太大了,是不可取的。在韦校长看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孩子学一些乐器什么的也是很好的。但是她一再强调,课外学习切不可带有功利色彩。她举例说,可以让孩子学学钢琴,不一定要学的很好,但是在孩子不快乐的时候,可以弹琴调节情绪。也就是说,培养爱好以怡情,而不是为了功利。(唐 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