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高教视点
朱清时谈中国为何无一流大学 称文化比硬件重要
发布时间: 2010-05-27                    访问次数: 1529

 

2007030803: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韩国的浦项科技大学是一所只有十几年建校历史的理工类学校。学校不大,只有七八个系,2000多名在校生,本科生和研究生各占一半。但是师资力量却很雄厚,韩国的浦项钢铁公司出巨资从世界各地聘请一流人才。结果这所在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在最近几年《亚洲周刊》评选的亚洲地区理工类高校中,多次名列第一。
  “这不正是印证了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的那句名言‘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有大师之谓也’吗?”很多人分析这所“小”大学成功的原因。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委员却不同意这种看法。今天,正在参加两会的朱清时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大学要关注硬件建设,所谓的硬件既包括大楼、实验室等物质资源,也包括一流人才的引进。但是,如果只停留在硬件层次是建不成一流大学的。
  中国科技大学有位年轻的教授,学术上非常优秀。另外一所知名大学开出高价挖人:5000万元的研究经费和很高的薪水。无论是薪水还是条件都要比中科大所能提供的要高得多。这位教授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拒绝了高薪诱惑。他留下的理由很简单:这里的氛围更适合自己的发展。
  不少国外知名大学的校长都有这样的共识:要吸引优秀的人才到大学工作,钱多少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关键是要看这所大学能否为一流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合的环境。
  “很多高校的校长都有了相同的认识,那就是要建成一流大学,需要比硬件更深入的东西——就是文化。”朱清时委员说:“中国到现在还没有一所一流大学,是因为中国大学过去更多的追求一流的硬件,却还没有具备一流大学应该有的理念和文化。”
  文化?很多人对此不理解:不就是唱唱歌,跳跳舞,搞个艺术展览,看场电影话剧?中国的大学做得都很好啊!
  朱清时委员说,不要把文化庸俗化了。所谓的大学文化就是人们常说的大学精神,也有人说它是软实力。普林斯顿大学老校长曾经对大学文化有过一个精辟的概括。他说,世界上成功的一流大学的文化,最重要的包括4个方面——
  第一,一流的大学要追求卓越。不止一流的大学,一流的企业同样都是追求卓越的。著名的谷歌公司对这种愿望的追求甚至扩延到公司的餐厅。老板希望公司的餐厅能办成一流的,这样员工不用去外面吃饭,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实际上,它的餐厅也做到了这一点。
  “这个卓越必须是所有的人都想追求的,不仅仅是学术、科研人员的追求,也包括管理上的。”朱清时说。在他看来,中国很多大学都忽略了这点。目前,中国不少大学普遍存在的情况是,学校的骨干教授的收入高了,条件好了,但要应付的事情也多了,把精力用在摆平各种关系上,用在迎合各种评价体系和上级项目中,却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追求卓越了。
  再有,为了让大多数职工满意,学校领导不得不搞平均主义,而如果大学要追求卓越,应该是拔尖人才得到最好的资源。
  他以学校的集资建房为例。很多学校集资建房,最终房子的分配方案不是按照人才的卓越程度,而是用工龄等因素来排位。结果那些年轻的最有创造力的教授们拿不到好房子。教授们也没有办法追求卓越:要申请经费,就要考虑上级的思路,还有评审时就要评优,这样才能拿到奖金和项目,有的时候领导的趋向是决定项目优劣的标准。
  朱清时委员说:“卓越不是空话,卓越体现在每项工作中、每种价值取向上。”
  第二,大学要处理好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在朱清时委员看来,中国的大学并没有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为了有显示度的成果,中国大学的优秀人才被弄去搞科研,结果优秀的教师非常少。一流大学要有一流教师一流的科研作后盾,这样可以把最新的知识传给学生。同样,一流大学也需要一流的大学生作支持。比如说,大家都熟悉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纳什,就在是大学读书期间创造了后来让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成果。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上,像有纳什这样经历的人不在少数。可是,中国现在的导向却是把教学与科研分开。
  第三,大学的灵魂是学术自由。朱清时委员说,原始创新来自于好奇心,来自学科发展的内在需求。现在科学研究中来自上级的行政干预太多,领导习惯指挥下面去做什么。从国家层面而言,需要有自己的目标,但是对具体科研单位而言,更需要鼓励科学家自己去创造。
  与学术自由相辅相成的是学者自律。朱清时认为,当下的学术道德和学术风气已经处于危机之中。他曾经参与处理了一些学术道德问题,最让他感到痛心的是,不少领导、教授为犯错误的人开脱,说好话,处理也是避重就轻。朱清时委员说,一个人如果偷钱,大家都恨他,小偷抬不起头,社会就会平安稳定。可是如果这个小偷偷窃的是别人的学术成果,如果大家还都恨不起来,那么学术就没有希望了。这就如同有人为了发财去抢银行,如果学术界都去抢银行,社会就会就乱了,学术界也会失去公信力。
  第四是大学的管理应该是各个层次都分层管理。朱清时委员说,大学不是行政部门,不能光靠领导发号施令,好的大学文化应该使每个人都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觉地各司其职,这样学校才能做好。如果大学有好的文化,即使领导不在,学校也能良好运转。

  “目前我国一些大学的确设施很好,也积聚了一批人才,但是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化,这就像没有灵魂。”朱清时委员说:“中国大学的发展要进入一个层面,不光是大师、大楼的竞争,还要有文化的竞争。优秀大学文化的形成并不一定要很长的时间,关键是要有好的办学思想和理念。”本报北京3月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