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菁菁校园
大型经典昆曲《白罗衫》演绎“中国的哈姆雷特
发布时间: 2010-07-02                    访问次数: 123

        时值东南大学108周年校庆之际,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大型经典昆曲《白罗衫》于5月27日晚在九龙湖校区焦廷标馆剧场隆重上演,这场被喻为“中国的哈姆雷特”的传统经典昆曲演出,为东大学子带来又一次艺术熏陶和人文盛宴。此次由我校文化素质教育中心主办的活动,亦是庆祝我校开展文化素质教育工作十五周年系列大型活动之一。
  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排演的昆曲《白罗衫》(全本)是由张弘先生改编的,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石小梅曾经主演,此次在东大的演出由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李鸿良、龚隐雷、钱振荣等领衔主演,阵容强大,将《白罗衫》这一传统经典昆曲演绎得精妙绝伦,获得东大师生观众的一致好评。
  昆曲《白罗衫》演绎的是一个“中国的哈姆雷特”式的传奇故事,主人公徐继祖在寻访白罗衫的过程中,终于弄清了自己的身世。原来他的所谓父亲徐能,竟是一个既对他有十八年养育之恩,又与他有十八年杀父之仇的江洋大盗。面对着严酷的现实和两难境遇,徐继祖的灵魂颤栗了,他为前来探望他的徐能摆下了丰盛的酒宴,这究竟是一桌洗尘酒,还是一席“饯行宴”呢?……全戏围绕两件白罗衫、通过四折展开故事情节。在第一折[井遇]中主人公徐继祖在赶考途中于井边遇见实为其祖母的苏母,得其汲水之恩,又因徐继祖的容貌酷似其父苏云从而引起苏母两件白罗衫的往事诉说,切切哀告,徐继祖进而允诺循着苏母留在家中的白罗衫为其寻找苏云夫妇之下落,这是整个故事的序幕,也是徐继祖自己一步步撞进血腥真相的开始。在第二折[庵会]中,徐继祖在高中后升任八府巡按,广发告示寻求白罗衫知情者,不曾想在紫金庵中遇到的竟然是孤影藏古庵、枯井藏狂澜、实为其母的苏夫人,在徐继祖与苏夫人的对话中,苏夫人得知徐继祖巡按身份后终吐心声,诉冤情,将十八年前的痛心往事溢于言表,同时另一件白罗衫亦得以浮现,徐继祖进一步了解了案情。第三折[看状]使整个故事发生了转折,其一是徐继祖升堂接状,告状者实为其父苏云,当年苏云与其夫人赶赴兰溪任知县的途中被水盗徐能推入扬子江中,后被巨寇刘权救起但因不从其志而被囚禁山寨十八年;其二是徐继祖在后堂看状后惊诧万分,发现告状者竟为苏云,而且状告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徐能,一开始他并不敢相信,后经盘问奶公,以当年包裹婴孩的白罗衫为据方知是真,进而血淋淋的现实迎面而来,原来养育自己十八年的父亲竟然是杀父夺母的江洋大盗,在恩情和仇恨之间该何去何从?整个故事的矛盾和高潮在第四折[诘父]中得以展开和终结,徐继祖为其父摆上了丰盛酒宴,假借“余人双”这一个同僚将整个案情讲与徐能听,使其渐渐明白徐继祖已然明了真相,在其多变的情绪中,各自的矛盾心理交织碰撞,最终徐继祖不忍依国法惩治徐能,徐能自尽而终。
  全戏做工繁复,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且不失精致细腻,演绎了一个“中国的哈姆雷特”徐继祖的爱恨情仇。在四折戏中,钱振荣担纲的小生徐继祖分别与裘彩萍饰演的老旦苏母、龚隐雷饰演的正旦苏夫人、顾骏饰演的末角奶公,以及赵坚饰演的净角徐能对戏,各展其能,极富舞台表现力,另外李鸿良饰演的丑角小尼姑玄空及其与计韶清合演的皂隶亦精彩绝伦,令人忍俊不禁,亦为整出戏中紧张的矛盾冲突平添一份诙谐色彩。各个角色的唱、念、做、表、法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唱腔依然是婉转悠扬,沁人心脾;配乐丰富多彩,相得益彰,融入了一些新的曲牌,奏乐将各种场景下的气氛渲染得恰如其分,尤其是婉转的笛音凄切入耳亦入心。当然精彩之中亦有缺憾,比如最后的矛盾碰撞似乎仍不够充分,尚存意犹未尽的空间,另外唱词文学性不够精美,但瑕不掩瑜,对于深受昆曲艺术熏陶的东大师生观众而言,整台演出仍然不失为传统经典昆曲的上乘佳作,获得一致好评。
  在昆曲艺术本身的审美情趣之余,《白罗衫》带给观众的更是爱恨情仇的情感冲击,尤其是随着情节的展开,徐继祖与徐能父子之间的矛盾碰撞及其各自的心理激烈变化,丝丝入扣。不管是苏母对儿对媳的牵挂,还是苏夫人面对青灯古佛心中对夫对子的深爱与悲痛,都将爱的情感刻画得入木三分,而最令人感怀的是徐继祖的心理变化,当他愈加趋于真相的时候,那种爱恨情仇的矛盾交织系于一身,在恩情与亲情、法与孝之间进退两难,尤其是在[诘父]一折戏中,徐继祖与徐能的对话,既充满温情的情义,又面临着进退维谷的两难,可以理解徐继祖在感慨“心头一杆秤,情义两难平”的两难境遇,甚至最后心生宽恕后,依然喟叹“悲也泪,喜也泪,泪湿白罗衫。”可以说在整部戏中都渗透着强烈的情感,并且这种情感完美地在昆曲艺术中得以渲染和表达,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许启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