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这里有一道美丽的彩虹——记东南大学 ITS中心副主任钱振东教授
发布时间: 2011-03-16                    访问次数: 2725

       在东南大学,有一个智能运输系统(ITS)研究中心。
  近年来,这个中心实现了科研水平和科研经费到款数额的“三级跳”:
  2006年,该中心科研经费到款不足一百万元;2009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000万元。
  最近三年,ITS中心获得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一项,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中心每年都有青年教师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谁能想到,这个漂亮的科研“三级跳”的领跳者之一是个漂亮女人?
  这个漂亮女人,叫钱振东。
  在ITS研究中心实现“三级跳”的同时,漂亮的钱振东也实现了自己人生的“多级跳”:
  2000年,留校担任副教授;2005年,晋升为教授;2006年,担任博士生导师;2007年,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首批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2008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2009年,入选东南大学“青年特聘教授”。
  有人打趣说:“钱振东学过飞机制造,造过轮船部件;修过跨海大桥,连接过长江天堑。哪里需要交通设施,哪里就有她忙碌的美丽身影。”
  有男孩子味的通州美女
  41岁的钱振东是南通通州人,中学时代,钱振东就读于通州县中。
  那时,钱振东不光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人也长得非常漂亮,是闻名遐迩的“才女+美女”。
  钱振东从小在男孩子堆里长大,两个表兄弟都和她年龄相仿,最小的叔叔只比她大3岁。在男孩堆里泡久了,钱振东身上有一股子浓郁的“男孩子味”。
  年幼的钱振东在一次不经意间翻到了航空杂志,喜欢上了飞机。从那以后,钱振东便有了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做飞机设计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86年高考中钱振东考出了很好的成绩。按照她当时的分数,选择一所国内一流的大学完全没有问题。
  然而,钱振东撇开了一长串的高校名单,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因为,那里有她钟爱的飞机设计专业。
  本科毕业后,钱振东被分配到南通柴油机厂,担任助理工程师。
  本来是读飞机设计的,这下要设计轮船上用的燃油机了。对此,乐观的钱振东说:“我发现,设计飞机和制造燃油机都要用到结构和机械的知识,我很快喜欢上了那份工作。”
  在柴油机厂,钱振东不甘心于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
  1992年,钱振东考回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师从著名振动工程专家朱德懋教授。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钱振东一直读到博士毕业。
  随后,她又到东南大学做博士后阶段的研究,师从交通运输工程专家黄卫院士。
  如今,钱振东成为远近闻名的道路桥梁专家。
  有人打趣说:“钱振东学过飞机制造,造过轮船部件;修过跨海大桥,连接过长江天堑。哪里需要交通设施,哪里就有她美丽的身影”。
  小女子成就一番大事业
  2000年,钱振东博士后出站,留东南大学担任副教授。2007年,钱振东担任教育部智能运输系统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中心主任是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的黄卫院士。
  在黄卫院士的总体规划和指引下,钱振东负责中心的学科建设、实验室建设以及人事等具体工作。
  钱振东一直认为,科研工作要围绕着“政府最关心的是什么、企业最感兴趣的是什么、老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来开展。既要瞄准国际学术前沿,积极开展重大基础研究;又要着眼于国家建设发展的需求,服务于百姓的衣食住行。
  钱振东积极引进国外的知名教授来中心开讲座,鼓励博士生、硕士生参加国际会议,以提高中心的学术水平,扩大中心的学科影响力;积极鼓励教师们参加国家或者省级重点工程项目,扩大行业影响力。
  近三年来,只有11人的中心每年都有教师争取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中心承担了两项“十一五”国家支撑计划项目和多项重点工程项目。积极参与筹划科技部的各类“十二五”科研项目。中心科研经费到款也由2006年以前的每年不足一百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近1000万元。近三年来,ITS中心获得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一项,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
  钱振东在重点期刊、会议上发表论文五十余篇,编著(合著)著作3本,参编国家规范一部。主持纵向、横向项目达三十余项,其中,国家级项目4项,省部级项目6项,获得省部级以上奖项3项。钱振东还分别于2007年、2008年和2009年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首批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和东南大学“青年特聘教授”。
  在科研上,钱振东同志注重团队建设和发展,她的团队成功研发了一种耐久性强的沥青混凝土,攻克了材料应用上的诸多难题,为该成果的推广应用打下了基础,该成果目前已在三座国家重点工程中得到成功应用。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漂亮妈妈
  在工程施工期间,钱振东经常驻扎在施工现场。在武汉天兴洲公铁两用长江大桥、上海长江隧桥等国家重点工程桥面铺装施工期间,钱振东都是几十天如一日地战斗在工地上。
  笔者采访钱振东的时候,恰巧她准备第二天出差。这一次,钱振东要出去近一个月,主持荆岳长江大桥的桥面铺装。荆岳长江大桥的施工地点位于湘鄂边界,是连接湖南和湖北的一座大桥。
  钱振东的工程施工地点大多在类似的偏远地区,在工地上,钱振东等科研和技术人员经常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盛夏时节,工棚里的温度达到40摄氏度,棚里蚊子苍蝇乱飞;白天工作时头顶烈日,脚踏60摄氏度的钢板,面对120摄氏度的沥青混合料。这样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对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女性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但是,对于钱振东来说,吃这点苦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钱振东的吃苦耐劳,在东南大学是出了名的。生孩子的当天,她还在坚持上班,到了那天下午,羊水破了,她才到医院剖腹产把女儿生了出来。
  钱振东的女儿今年9岁,在上小学三年级。小姑娘很漂亮,很听话。对于母亲的忙碌,小姑娘从小就很习惯,也很理解。
  在钱振东看来,工作很重要,家庭也很重要。
  不出差的时候,钱振东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母亲,在女儿身上花了很多心思。和其他家长一样,钱振东希望女儿幸福地长大,充实地生活。从女儿五岁开始,她就给女儿报了钢琴、芭蕾和游泳3个兴趣班。与众不同的是,钱振东不要求孩子去考级,她说:“学习这些技能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快乐而充实的童年,顺带培养一些兴趣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如果让她去考级,就会无形中给她很多压力,会让她感觉不幸福的,那就有悖于我的初衷了。”
  和普通家长一样,钱振东会为女儿取得好成绩欣喜不已;会为女儿被别人称赞漂亮而得意洋洋;会为了女儿的缺点或错误忧心忡忡;也会把女儿送到游泳馆或者舞蹈室,然后自己在外面幸福地等待女儿下课,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钱振东会挤出时间带女儿去爬紫金山,也会抽空和女儿一起去逛街,这时候,小小的女儿会像大人一样对母亲说:“妈妈,你应该穿红色的衣服,不要总是穿白的或者灰的。”穿着9岁女儿挑选的红T恤,钱振东笑颜如花。
  对于实验室里的学生和青年教师,钱振东也给了他们母亲般的关爱。她积极培养年轻教师,鼓励他们出国进修。对于家境不好的学生,钱振东会给予特别的关心和照顾。钱振东的研究生说:“钱老师是一位严格的老师,她对我们要求很高;她也是一位出色的母亲,是我们共同的漂亮妈妈;同时,她还是一道美丽的彩虹,她到之处,所有的天堑都变成通途!”(此文为江苏省教育科技工会女职工委员会组织的2010年女教职工“展时代风采,树巾帼新风”征文评选二等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