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支教不是浮云过境涓涓细流终成大海——访东南大学支教协会会长梁俊义
发布时间: 2011-03-16                    访问次数: 1330

        成立于2010年4月11日的东南大学支教协会,当年就因为成功组织了“至善黔程”西部支教等活动而被评为“东南大学2010年暑假社会实践一级优秀团队”,支教协会会长梁俊义同学荣获社会实践优秀个人。为此,记者采访了东南大学支教协会创始人和会长、我校电气工程学院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08级学生梁俊义。
  梁俊义,高高的个子、俊朗的脸庞,是个温和而又健谈的人。我们提到要了解支教协会,梁俊义立刻打开了话匣子,介绍起支教协会及其开展的“至善黔程”支教活动等情况。
            传播文明的种子
  “至善黔程”支教活动是东南大学团委主办,东南大学支教协会和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县翠里乡高芒村高忙小学承办的一次支援西部山区教育的爱心活动。“至善黔程”团队一行13人,于2010年7月11日从南京出发,8月3日从高芒村返回。在活动的二十多天里,团队为高芒山区的孩子们带去了中国传统文化、安全教育、手工、电影欣赏、美术、英语、音乐等多种门类的普及知识,重在为孩子们带去快乐,拓宽视野的课程,也对他们的语文,数学等考试课程进行了辅导。在活动期间,“至善黔程”的队员经常在忙碌了一天后,晚上还开展家访活动,深入孩子家庭,了解孩子们的家庭情况,同孩子父母交流,给他们讲述教育的重要性、介绍一些教育方法,同时回答他们提出的相关问题。在活动中,团队也开展了黑板报比赛、《我与“至善黔程”在一起》的征文比赛、文艺汇演等活动,为当地孩子和乡亲带去快乐的同时,也传播了知识和文明的种子。在团队离开时,不舍的乡亲和孩子们为团队送来了鸡蛋,粽子,点起了鞭炮,送了一程又一程。
  回到南京后,“至善黔程”团队举办了图片展、爱心义卖等活动,目的是让更多的东大人更加了解落后山区的教育,奉献他们的爱心。协会同信息学院学生会联合举办的“以爱之名”爱心义卖活动共筹集8000余元,将全部用来资助高芒的三名孩子从初一到初三的学费和部分生活费。同时,团队也成功的为高忙的另11名孩子联系到了11位爱心资助人,每年将资助现金1200元,用于孩子们的教育,这些品学兼优但家境十分贫寒的孩子基本解决了上学困难的问题。
  梁俊义说:在高忙小学校方赠与团队的锦旗上,写着“情系山区教育,践行至善精神”十二个字,这是对我们这次活动最好的诠释。“东南大学2010年优秀暑假实践团队”的荣誉,也是对“至善黔程”队员们付出的汗水与努力的鼓励与赞扬。
            难忘大山一隅
  以协会的形式吸引一批学子参与到支教活动中来,通过宣传策划,把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作为负责人的梁俊义,无疑要为此耗费很多精力。那么,梁俊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此前的梁俊义通过个人参与支教活动,就为今天成立支教协会铺下了伏笔。
  早在2008年、2009年暑假其间,梁俊义就同华中科大“援之缘支教协会”的同学一起在贵州遵义山区分别开展支教20余天。梁俊义说:“我出生在贵州山区,对农村教育的落后深有体会,而对于农村的孩子,教育是他们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最好途径。2008和2009两年的暑假支教活动,更加深了我对农村教育落后的认识与理解,让我更加认识到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于是起了创建东南大学支教协会的念头,希望在为广大东大学子提供一个支教平台的同时,也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西部山区,关注弱势群体等孩子的教育。同时也尽自己所能,为这些孩子能够受到基本的教育而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让人深感欣慰的是,我校有许多学生被这份深沉的爱所打动,纷纷报名要求加入,协会也因此不断发展壮大,目前已有165人加入到协会中来。江宁区允公小学、清水亭小学和建邺区河南村外来农民工子弟小学也已经是支教协会定期服务的地方。社团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面临一个重要问题:要如何妥善安排整个社团的运作并拓宽视野。梁俊义说:协会在内部,将会坚持“平等自由的合作氛围”,对外不断扩宽思路,增加支教活动点,使每位会员都能亲身参与,并考虑与海外学生互相“支教”———他们教我们外语,我们教他们汉语,互相学习的同时,也传播弘扬华夏文化。
            细流汇聚终成江河
  支教协会虽然年轻,却从不因此而放慢前进的步伐。
  短暂的暑假支教活动更重要的一部分则是后期的长期的联系,目前,支教协会团队正在积极做好后续工作,争取长期地关注孩子们的成长,直到孩子们长出矫健的翅膀,在更加广阔的天空翱翔。
  现在,网上流行一种反面声音“叔叔阿姨,请你们不要再来支教了”。支持者认为支教不过只是一种形式,这种活动也打破了山村人们宁静的生活。当被问及对这一观点持何种态度时,梁俊义很坦诚地说:“我并不否认存在这样的影响,但当我看见,在那样一种艰苦的环境中,孩子们无比天真的笑脸时,我的心痛了。他们的幸福,并不能建立在陶渊明式的隐逸和洒脱之上,必须要有人来告诉他们,生活其实可以更加美好。他们最缺乏的,也是我们尽力所给予的基础教育。20多天,是不可能教给孩子们太多的知识,但是我们能带去一种思想———认真学习,走出大山,去创造更加美好的人生。支教就是这样简单,没有什么浪漫故事,没有什么美丽传奇,特别是当它已被媒体反反复复嚼得烂透时,你或许还会觉得它有些无聊和矫情。可是只有当我们的社会有足够能力为每一个孩子提供公平的教育时,支教才会成为一个过时的话题。而作为当代大学生的我们,一直在成长中接受着他人的帮助,是时候应担当起这份回报社会的责任了。我们应当以一种最平常、最普通、最单纯的方式去接触那群需要帮助的孩子,带领他们认识外面这个精彩的世界,教会他们在一张空白的画布,上描摹自己的人生蓝图。只要用心参与并真诚奉献,支教不会是浮云过境。”
  到此我们才真正感到,支教协会不仅是为西部山区学童送去知识和希望,它本身也是一个展示东大学子风采的舞台、一个爱的中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