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携无限生机 优而不骄——记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周佑勇
发布时间: 2011-03-23                    访问次数: 1241

        1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灯火辉煌,花团锦簇,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颁奖仪式正在这里隆重举行。在欢快的乐曲声中,我校法学院院长、四十岁的周佑勇教授从领导手中接过载满荣誉的获奖证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切接见周佑勇等青年法学家。这是江苏省法学界自1995年第一届评选活动后15年以来第二次获得这一殊荣,也是我校人文社会科学学科获得的最高荣誉。
            立志青云,勤勉成大器
  32岁破格晋升为教授,33岁被遴选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行政法专业博士生导师,2004年入选教育部首批“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07年入选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2009年入选“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0年入选江苏省十大优秀青年法学家、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并当选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有关成果获教育部“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校优秀青年教师奖、首届“钱端升法学成果奖”、教育部第五届高校人文社科优秀成果奖……,这一系列的荣誉和成果背后,是时时刻刻的勤勉不辍。
  “如果说到成功的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兴趣加勤奋”,周佑勇说。他用“如饥似渴”来形容自己的读书生涯。大学期间,周佑勇吃着最简单的饭菜,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却忘情地在知识的海洋里游弋,有时候图书馆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埋头苦读。周佑勇常常告诫自己,“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在同学们的眼里,周佑勇“是最穷的一个,但是成绩却是最好的”。就是这股认真劲儿,周佑勇连续三年拿到一等奖学金,大学四年级拿到学校唯一的一个特等奖学金。工作以后,周佑勇更加勤奋。不过,在他自己看来,工作只是读书生活的另一种延续,是学术之路的进一步延伸。在来到东大之前,周佑勇的寒暑假、周末与平时的每个工作日基本上都是一样度过的:埋头书桌、忘情自我!行政法的问题一一在他的笔下流淌、解惑;知识的养分一点点被他吸收……现在的周佑勇,大部分精力用来忙碌于学院行政工作,很难有大段的集中时间用来研习学术问题,所以他常常奉劝年轻学子,“要珍惜能够全身心读书的大好时光,那也是人一辈子最具创造力的阶段,如果错过了,你可能不会再拥有!”现在的他,用他自己的话说,仍然“根本没有周末这一说”。访谈过程中,法学院副书记高歌笑着说,自从周佑勇来到法学院以后,他们也就没有了周末,经常被拉到学校上班。
            学术之路,虽苦但乐在其中
  长期以来,周佑勇一直潜心于“行政法基本原则”、“行政裁量治理”、“行政不作为规制”等行政法问题的研究,是国内行政不作为这一法学研究领域的知名专家。
  周佑勇认为,学术的生命在于创新,真正做学问的人必须具有很强的创新意识。他撰写的《行政法基本原则研究》,是国内第一部关于行政法基本原则的学术专著,首次提出了“法定、均衡、正当”的原则体系以及“开放性、可适用性”的原则适用观;撰写的《行政不作为判解》,是国内第一部也是目前唯一深入研究行政不作为的专著;撰写的《行政裁量治理研究:一种功能主义的立场》,在理论上提出的“功能主义建构模式”,首次突破了裁量“三重控制论”的传统固有模型,对目前正在推行的“裁量基准制度”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周佑勇说,他很喜欢法学。虽然学术之路很苦,但他乐在其中,“学术是我的兴趣所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不觉得累,而是一种精神上的莫大享受!”大学阶段,周佑勇对学术就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对法学情有独钟。他的阅读面非常广泛,本科期间就读完了《论法的精神》、《政府论》、《政治与行政》等中外法学名著。周佑勇上课很少做细致的笔记,只是全神贯注地听讲,下课后才对照教材重新整理,并结合图书馆查阅的资料做出一套别具一格的笔记。每上完一门课或看完一本书,他也都要总结出自己的体系,加入自己的知识和感悟。周佑勇说,“在广泛阅读各种法学书籍的情况下,我开始不满足于吸收式的阅读,开始对书本上的知识产生了怀疑,这种怀疑促发了我对诸多法律问题的思考,并且直接导致我开始尝试自己写法学文章”。正是这种主动的钻研和广泛的涉猎,大学期间,周佑勇就有多篇论文发表法学核心期刊上。读研究生期间,老师布置的作业,周佑勇都当作学术论文来完成,以至当时包括专业公共课在内的每一篇作业都公开发表。“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是周佑勇治学之路的切身体验。由于学业突出,硕士毕业以后,周佑勇就留在了武汉大学法学院任教,由此开始了人生的另一华美篇章。对于自己的母校———武汉大学法学院以及培养过自己的老师和领导们,周佑勇充满了感恩之情;即使是现在,每每回到美丽的珞珈山下,周佑勇总是流连忘返,仿佛又回到了“成名于武大”的那段璀璨岁月!
            无私付出,写意法学院精彩
  2007年成功申报并获批法律硕士授权点,2008年获准招收法学门类的博士研究生,在2009年教育部公布的高校学科排名中跻身第29名;四年中主持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6项,发表CSSCI论文213篇,出版学术著作31部、教材16部;首次获得“钱端升法学成果奖”等省部级以上科研奖;首次在《人民日报》、《新华文摘》、《法学研究》和《中国法学》等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这是我校现在的法学院;这所新兴法学院的主要业绩紧紧地和“周佑勇”这个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我校法学肇始于1928年中央大学法学院,1995年恢复招生并成立法律系,2006年重建法学院。这一年,周佑勇出任法学院院长。他带领法学院制定了《法学院教育事业发展“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法学院五年的发展目标:接近甚至达到国内一流法学院的先进水平。四年来,他们建设了图书资料、电子阅览室和网站,构建了包括模拟法庭、法律诊所和11个教学实习基地在内的实践教学体系,初步形成了一条“交叉性、团队式、实务型”的特色办学之路,并成为学校985重点建设的人文社科创新基地……师资是学科发展的关键。为了扶持青年教师的成长,周佑勇把自己获得的科研奖金捐到学院,设立了“院长基金”,用于奖励科研优秀的青年教师。刚引进的青年教师没钱买房子,周佑勇就借钱给他们付首付。四年来,法学院共引进高层次人才及海内外博士21人,专任教师队伍不断壮大,师资结构日趋优化,已初步形成了一支结构合理、年轻化、博士化的教师队伍。目前院里很多年轻老师已经脱颖而出,成为学院的骨干中坚力量,在全国学界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谈起法学院的变化,孟红书记无限感慨地说,在周佑勇的带领下,现在的法学院真的象个学院了,每个老师都有了科研意识,争相申报各类科研项目,法学院每年都成功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淡泊名利,默默担起责任
  高歌副书记说,时常挂在周佑勇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事情没有做好,怎么能休息呢?”周佑勇深知自己作为“法学院的学术带头人”的职责,默默地承担着繁重而艰难的工作。
  为了工作,周佑勇把家庭放在一边,基本上没有时间陪儿子玩,谢绝了一切休闲和娱乐活动,一心扑在工作和研究中。来到法学院时,周佑勇的儿子还不到一周岁,如今儿子已经五周岁多了。说起五岁儿子的活泼可爱,周佑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但随即他又面露愧色。原来,每当接近寒暑假的时候,幼儿园还没放假,为了能有精力一心一意地工作,他和爱人总是提前把孩子送回武汉一住一两个月。当被问到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时,周佑勇脱口而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陪儿子玩乐”。为了工作,周佑勇结婚十一年以后才要孩子,教授、博导做了三年才做父亲,是典型的先立业、后立家。
  采访过程中,大家不经意地提到了周佑勇家里的房子,周佑勇笑着说“不敢坐在客厅里”。原来,来东大的时候,易红校长亲自为他置换了一套面积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由于时间紧张,为了尽快投入工作,他只是找了几个农民工简单地装修了一下,结果,住了没多久,天花板就开裂了,墙皮也翘了。不过,对于这样的墙皮,周佑勇也住得安之若素,“不为外物所役,心安身即安”,这是他一贯秉持的人生信条。在周佑勇的人生字典里,只有事业、家庭四个字,除此之外,金钱、虚名都是“神马浮云”……所以,他常常有意无意的忘记那些过去的荣誉,因为他相信,“最光明的未来总是建立在淡忘的基础上”,沉湎于过去的荣耀,无异于作茧自缚;所以,他也常常接济认识或者不认识而需要帮助的人们,因为他认为,“千金散尽还复来”。当初之所以来东大,也不是看重待遇,更看重的是法学院无限的发展空间和对个人能力的挑战。
            任重道远,展望美好未来
  作为周佑勇目前的主要工作平台———东大法学院,在周佑勇的带领下成效显著。“做学术是一个人的进步,做院长是带动全院老师进步!所以,做院长要有奉献精神的人才能行!”作为一所新兴法学院,如何在全国众多的法学院系中取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成为如林强手中引人瞩目的新锐力量,一直是周佑勇谋求的目标。科研是学院的生命力,只有一流的学术成果,才能换来外界的认可和学界的尊重。秉承这样的宗旨,周佑勇不惜牺牲掉自己宝贵的科研时间,而将更多的心血都花在了如何带动全院老师的学术发展之上。周佑勇不但注重积极引进教授、博士,努力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并且他也非常重视调动法学院成立之前就已经在这工作的“老”教师们的积极性,深挖每个人的潜力,鼓励大家学术创新、勇冲高峰。这几年,全院教师个个都劲头十足,卯足了一股精神气往前冲!真正实现了以学促研、以研促教!经过不懈的努力,东大法学院的成绩在整个法学界都引起了注意并获得了高度评价!
  据中国法学会官网“中国法学创新网”2009年全国各法学科研单位论文发表数统计,东大法学院排名第37;在最新公布的2010年科研单位法学论文数统计中,东大法学院排名上升到了第24!对于东大法学这支新军所取得的成效,该网站最新发布的2010年各省市核心法学成果排名分析中,给予了高度肯定:“江苏省拥有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苏州大学三支传统法学强队,这是江苏人们的骄傲。但我们必须注意到一支新军正在脱颖而出,那就是东南大学,2010年该单位为江苏省贡献了13篇”,这支队伍的特点是“年轻、有实力、有激情”!
  令人激动的成绩使全院老师充满斗志,也令周佑勇倍感自豪。但是,与此同时,周佑勇也充满忧患意识。他认为,法学作为人文社会科学,与理工科有不同的发展思路;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和培育需要丰富的人文底蕴和人文气氛,靠“大跃进”式的方式是不行,只有脚踏实地不断地缩小和同行的差距、不断地超越自我稳步前行,才能最终取得大的成绩。对于法学院这样一个基础薄弱且刚刚建立不到五年的文科院系来说,提出创建“世界一流”的目标显然是自我夸大和超越现实的,甚至,在现阶段提出创建“全国一流”的目标也只能是“以点带面”的一个渐进过程,亦即以少数优势学科率先实现全国一流,在此前提下,逐步带动其他学科的发展,渐次朝此目标奋进!
  采访结束的时候,记者发现,周佑勇的汽车挂的牌子还是武汉的,问起缘由,还是一个“忙”字。“容万千云涛,居高不傲;携无限生机,优而不骄。”这正是年轻的周佑勇的现实写照。让我们祝愿他,未来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