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史钩沉
校园三处建筑小品略考
发布时间: 2012-05-31                    访问次数: 1292

    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曾是国立中央大学旧址,现还存有著名的民国建筑群,于1923年落成,1933年扩建,2008年加固修缮的老图书馆就位列其中。作为国内近代优秀建筑,从始到今,各方介绍评价已多,无需再拾人牙慧,倒是先校长郭秉文先生所作的《孟芳图书馆记》石碑等三件小品,常常引起大家的关注。

            孟芳图书馆记碑

  1986-1987年间笔者曾在图书馆门廊西侧一楼第一个房间内工作,至今都清楚记得窗外约一米处有一石碑,是关于图书馆的,但当时只是仅知其表而已。也很少有人知道花草灌木丛中还有一座设计简约而又做工精致的石碑。经2008年加固修缮工程,该碑迁移到了现在的位置,一显真容。因为觉得这块碑很有意义,而我也从未见过其文字或图片记载(或是孤陋寡闻浑然不知),所以想为这块石碑留点文字和图像记录,传至后来。

  该碑文共三百七十四字(含“□”处所缺一字),竖式,三段。由于历经风雨,碑刻文字受到侵蚀,有些字迹已很模糊,加上繁体楷书中夹有零星草体,还有正文部分无标点断句等原因,所以辨识有碍,初识者很难一气通读到底。为方便读者,现试将碑文以空格断句,并识读如下:孟芳圖書館記古代大學多藏書所谓禮在瞽宗書在上庠即學校之圖書館也近世學術昌明書籍愈繁则搜集庋藏之事愈益重要东南大學由南亰高等師範改建實溯源扵两江師範两江師範舊有藏書经辛亥癸丑兵燹荡爲劫灰民國四年高等師範成立费绌用宏分年添置插架漸富惟學科日廣需要愈殷微特書籍供不應求即藏書之室亦无擴充之餘地扵是有建築圖書館計畫,頋限扵经费未能見諸事實也寜河齐撫萬使君撫绥三吴四境晏然整軍经弌之餘尤尚弦歌之作民國十年冬承太翁孟芳先生之命斥俸餘十五万圓爲我校建築圖書館用又爲代募書籍及購書鉅欵俾淂弸中閎外蔚爲大觀十一年春度地扵校之前方西偏從事興築十二年夏落成即颜之曰孟芳圖書館以副撫萬使君繼述先志之意此館成立不特本校學子淂所诵習即地方人士亦有以爲叅肄攷訂之资则撫萬使君之嘉惠文教者豈有涯哉既爲造象館中復書其事扵石俾後之人知建設之有□囙以永念不忘云中華民國十三年四月郭秉文記该文大意为,大学学术昌明,图书和图书馆很重要。随着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事业不断发展,在图书和馆舍上的困难愈甚。江苏督军齐燮元(河北宁河县人,字抚万)于民国十年,以其父齐孟芳之名,捐资十五万元为学校建筑图书馆,还代为向各方募集图书或购书捐款。使图书馆内里充实,外观宏大。民国十一年春开工,十二年夏落成,其命名及馆额为孟芳图书馆。图书馆建成后不仅本校学生有了读书场所,校外人士也可以来查找参考资料。因为齐抚万对文教事业嘉惠无量,所以除了图书馆中为其立像,还要勒石记事,因以使后人永念不忘。

  在辨识碑文过程中,除了一字缺失无法识读外,还有两处,有惑待解:一是原碑“需要愈殷”中的“要”字下面是个“大”,异于平常写法。是否因为碑文中有两处“要”字,碑文的书写者为了讲求变化,在写第二个“要”字时以同音“穾”字替代,而刻工在刻字时出现了偏差?存疑二:原碑上确实是“整軍经弌”,而通常说法是“整軍经武”,怎么会出现以“弌”代“武”的情况?

            明代石雕螭龙

  一件是明代龙首状石雕建筑构件,应该是“螭”。该石雕是当年(1983年左右)兴建南边毗邻新图书馆挖地基时出土的,后逐步移到现在位置。参观过北京故宫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人不难将其与故宫大殿的三层石基四角的排水龙首联想起来。王步高教授2003年曾请南京市博物馆专家来实地考察,笔者忝为作陪,专家说这件东西是皇家建筑构件,但形象不同于他所见过的同类物件,很有意思值得研究。该龙首是学校的宝贝,印证了四牌楼校区历来是风水宝地之说,大家珍爱,防止损坏与被盗。

            民国西式高脚花樽

  第三件器物是西式高脚落地花盆。它非常精致,看似石雕,其实是用钢筋、细沙和高标号水泥生产的制式产品,应该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之物。它原先并不在这里,1987年之前在中山院与中大院之间十字路口的中央(即现在百年校庆纪念鼎所在的位置),在其四周是四块泥土地运动场。后因老前工院原地拆建,运动场暂作堆料场,花盆也被移位,逐渐到了现在的地方,运动场后来也变成了草坪绿地。

  根据一张图画,我推想在当年的校园里,这样的花盆应该有若干只。抗日战争期间,国立中央大学四牌楼校园成了侵华日军山本信部队医院。曾有一个叫辛木贞夫的日军因病住院,期间画过校园风景。因为工作原因,我于20034月接待了一位年过60,携带彩图到实地造访的日本人,他就是已故辛木贞夫的儿子。我们之间有一番率直的对话。他很守诺,回日本后随即将其父所画的两张校园水彩画复印件通过快递寄给了我(已归入档案馆保存)。其中一张为大礼堂图画(辛木贞夫自编号为№109),其右下角有“15.2.17”字样,即为昭和十五年(1940年)217。背面写有日文,中文意思是:“一百零九住院三日,今逢入冬以来难得好天气。暖意融融,端坐草坪,以正前方主楼为题起草图稿。此地原为中央大学校园,占地甚广,建筑颇多,正面主楼尤其恢宏,楼下设大讲堂,无愧于著名大学之主楼地位。”该复印件为彩色,与原作同大尺寸。画面上大礼堂绿色圆弧顶的正面被弄成了白颜色,在白底上有一个大的红十字,在礼堂西侧裙楼前可以看见一只类似的花盆。按照对称的做法,礼堂东侧前也应该有一只。也就是说当年这样的花盆有多只,现在仅剩了一只,年代久远,物以稀为贵,也应该算是文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