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松柏梅花伴雪翁——记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学系陈之佛教授
发布时间: 2013-12-24                    访问次数: 680

        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学系教授陈之佛先生原名“陈绍本”,早年考入浙江工业学校改名“陈子伟”,日寇入侵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日军轰炸上海、日机轰炸南京,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在国难当头的时刻,将“子伟”的伟大之意,改为“之佛”的向善心肠,自刻闲章:“心即是佛”,值此动乱的非常时期归心向佛,开始吃素斋,不杀生,以“陈之佛”名世,号“)翁”。
  在20世纪中国图案教学与图案设计,以及工笔花鸟画创作方面,以陈之佛先生的贡献最为卓著。陈之佛先生1916年毕业于浙江省工业专科学校,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1918年考取官费留日,在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工艺图案科深造,是我国第一个到日本研习工艺美术的人。1923年学成回国,在上海创办尚美图案馆,1925年任上海东方艺术专科学校图案科主任。后任上海艺术大学教授,与当时上海东方艺专校长陈抱一、校务委员会主任陈望道合称东方艺术专科学校之“三陈”。1928年任广州美专图案科主任,1930年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1931年,应徐悲鸿先生的邀请,赴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专修科任教,讲授图案、色彩学、透视学、中国美术史、西洋美术史、艺用人体解剖等专业课程,次年被聘为教授,迁居丹凤街八号宿舍,与李毅士、徐悲鸿、汪东等教授同住一院。在教材建设方面出版了《图案法ABC》《表号图案》《图案教材》《中学图案教材》《图案构成法》《西洋美术概论》《艺用人体解剖学》等著作,填补了我国图案技法理论的空白。
  1934年,年已38岁的陈之佛先生开始专攻工笔花鸟画。他说:“四十岁前,我山水花鸟都画,但既无名师指导,也不专攻,主要是受宋元名迹的刺激,才开始专攻花鸟,并决心画工笔画。”其作画时,感物而动,情即生焉,落款“)翁”。其绘画风格力追宋元画法,格调高古,又有积墨法、积水法,以水化墨的方法绘枝干,以浓墨、石青、石绿点画,再用清水冲开,水色与墨色自然流淌,相互渗化,达到意想不到的肌理效果,其既继承传统又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明清以来,在董其昌画有南北宗,崇南贬北的理论指导下,几百年来中国南方文人水墨写意画大行其道。而陈之佛先生独具慧眼,熟读中国美术史中各种画派的历史流变,不为时流所动,继承发展了宋代院体工笔花鸟绘画,继绝学于乱世,彰显出中国工笔花鸟画的独特魅力,独树一帜于全国画坛。先生以图案专家、美术史家、美术教授的身份,又以工笔花鸟画家的面貌引起世人的瞩目。他说:“一个美术教师应该是一个画家,当教师和当画家是没有多大矛盾的,问题在于是否热爱自己的事业,能不能刻苦。
  那些认为当了教师就不能成为画家的说法是错误的。”陈之佛先生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今天我们的美术教师很少有当画家之想,只想着发表论文,需知,论文的写作需要有艺术实践和艺术创作的支撑,只有在艺术实践的基础上,才能够上升到艺术理论的总结,合格的艺术教师,同时也应该是有艺术实践的人,或者就是艺术家。
  1936年陈之佛先生全家迁居进香河石婆婆巷,与学校仅有进香河一水之隔,到学校上课、作画更加方便,正当陈之佛先生致力于艺术教育与创作,取得卓著艺术成就的时候,1937年日寇侵华战争全面爆发,8月14日,日军飞机轰炸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化学实验室被炸毁,造成人员伤亡。9月23日,教育部准令中央大学西迁入蜀,情况紧急,陈之佛先生抱病率合家老小从浙江辗转,历尽艰辛抵达重庆。南京沦陷学校西迁,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系损失巨大,从欧洲购买的石膏像损失殆尽,陈之佛先生平生积累的画稿、资料、作品散失一空,作为学者与画家的陈之佛先生非常痛心。在重庆中央大学蜀校所在地沙坪坝,陈之佛先生把流寓之所称为“流憩庐”,重庆校址只是流亡途中的小憩之所,是国立中央大学的暂住之地,抗战必定胜利,中央大学必定还都。在国难当头,生计艰难的时刻,陈之佛先生仍然坚持作画不止,他以绘画艺术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在重庆历经五年时间的教学与创作积累以后,终于在1942年于重庆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受到国人的瞩目,郭沫若先生为其作品《梅花宿鸟》图题诗曰:
  天寒群鸟不呻喧,暂倩梅花伴睡眠。
  自有惊雷笼宇内,谁从渊默见先机。
  《梅花宿鸟》以梅花象征文人品性的高洁,在腊梅开放的寒冬里,期盼春天的惊雷。诗人郭沫若的题诗,道出了当时陈之佛先生的心声。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与杭州西湖艺术专科学校合并以后学潮叠起,林风眠先生辞去校长职务以后,滕固、吕凤子、陈之佛、潘天寿等著名美术史家、画家先后出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人员更递频繁,陈之佛先生六次坚辞校长职务,后托病拒不到校,仍回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
  1945年抗战胜利,陈之佛先生于成都举办了第三次个人画展,次年随国立中央大学复原南京,暂时居住成贤街教习房单身宿舍,次年搬入成贤街七十四号中贤村教授宿舍。1947年被聘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委员会委员,兼美术组专员。他将自己在中央大学丹凤街的寓所称为“养真庐”,艺术家应该以养真守拙为处事准则,但是当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内战又起,而国民党的接收大员们抢夺资产,大发国难财。对此陈之佛先生大声疾呼:“如果我们一些被称为尊贵的人,大家都迷惑于物质的享受,迷惑于浅狭的功利主义,天天被困于名缰利锁而不自拔,弄得情操驳杂,趣味卑劣,生活枯燥,心灵无所寄托,那我们虽称为人,实在已失去了人性,人类失去了人性,人生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他提醒人们:“世界还在动乱,社会扰攘见不出秩序、安宁与和谐。人们将更沉沦于愁苦烦闷的深渊里,因此,我们应该高呼恢复人性!”面对物欲横流的社会乱像,艺术家发出了人道主义呐喊。
  1946年10月,陈之佛、徐悲鸿、傅抱石联合举办画展于南京。在反内战、反饥饿的呼声中,1948年10月,陈之佛出任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系主任职务,接替吕斯百先生系主任职务,此次履新,傅抱石、黄君璧先生和毕业系友为母系新系主任欢宴合影。1949年3月25日,陈之佛先生在艺术学系召开的美术节纪念会上说:“今天纪念美术节应该和往年不同,正像今天的天气,阴霾吹散,光明快要到来的时候,我们应该以怎样愉快与兴奋的情绪来纪念这个节日。”回家以后,陈之佛先生在墨梅图上题诗曰:“平生多傲骨,不畏)霜加。若待知音至,随开满树花。”抒发祈盼光明与南京解放的情怀。
  陈之佛先生喜爱画梅花,学生邓白(曙光)有句题曰:“梅花若个真知己,除却林逋是)翁。”陈之佛先生画《寒梅小鸟图》,画家傅抱石先生题诗曰:“花鸟至今日,纷纷多径蹊。漫狂称八大,刻划许云溪。)翁逞遐想,落笔世所稀。即擅后蜀意,复具南唐奇。展此梅花图,白赭两相宜。疏斜含余韵,仿佛烟云姿。能使笔头憨,能使笔头痴。)个已矣瓯香死,三百年来或在斯。”傅抱石先生早年留学日本,精研美术史、擅长山水画,对陈之佛的梅花小鸟图给予高度的评价与期望。
  新中国成立以后,陈之佛先生历任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学院教授、系主任,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协华东分会常务理事,美协江苏分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副主席。1956年1月24日,隆冬季节大)纷飞,陈之佛先生画《瑞)图》,画面上)花飞舞,喜鹊腾跃,青松虬曲,红梅幽香,反映了画家瑞)兆丰年的祈盼心情,此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为了庆祝新中国建国十周年,陈之佛先生冒着南京夏日的酷暑,挥汗创作了大幅工笔画《松龄鹤寿》,以苍翠的青松为背景,十只起舞的白色丹顶鹤象征祖国万年常青,祝福祖国万岁。1960年7月,江苏省美术馆举办《陈之佛花鸟画展》,展出1943年至1960年以来的八十件作品。1961年为国家邮电部设计《丹顶鹤》特种邮票三枚,即《松涛立鹤》《翠竹双鹤》《蓝天鸣鹤》,后被评为建国三十年来最佳邮票之一。1962年1月,陈之佛先生在主持编写《工艺美术史》及《工艺美术史教材》期间,不幸患脑溢血中风去世,享年六十六岁,安葬于南京雨花台望江矶,其作品大部分由南京博物院珍藏。
  20世纪50年代,张道一先生随陈之佛先生进修图案,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感情。张道一教授自觉地传承了陈之佛先生的艺术教育思想,致力于图案艺术研究、民间艺术研究和艺术学理论研究,为了延续东南大学艺术教育与艺术学研究的学术传统,于1996年调东南大学创办艺术学系,以完成陈之佛先生未尽的事业,续写了东南大学作为综合性大学艺术教育的历史。经过张道一先生与艺术学院全体师生的努力,在十年时间内,将东南大学艺术学学科上升到全国排名第一,2011年国务院学科目录将艺术学独立为一级学科,为健全了中国艺术学教育体系做出了贡献。学术的薪火代代传承,中国艺术教育的种子,在先哲的精心栽培之下茁壮成长。正是:
  松柏梅花伴)翁,花鸟传神笔法工。桐荫薪火传天下,曲径通幽留仙踪。梅庵风雨百年事,而今依旧舞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