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东大
【南京晨报】明城墙,南京最深的一缕乡愁
发布时间: 2017-01-09                    访问次数: 71

2017-01-09 【南京晨报】第A05版



    1月7日,四百多名中行青年员工身着统一服装整齐列队,在一声号令后,从中华门有序出发,以实际行动为城墙申遗宣传、助威!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万程鹏 邵丹 摄


    1月7日,南京中华门挂上春联。带着一抹鲜亮的红色,650年的南京明城墙和这座历史名城共同迎接新春的到来。今年,南京即将启动第三个明城墙利用保护行动计划,推进城墙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积极打造世界级城市文化名片。曾经为道路、工厂让路的城墙,正被“请进”百姓生活。这是南京最大的古董,也是城市最深的乡愁。


    明城墙变“民城墙” 市民捐了上万块城砖


    “小时候,我亲眼看着光华门、武定门一带被拆了,让给工厂扩建。”50多年前,南京市民秦长安眼睁睁看着经常去玩耍的城墙拆成平地。去年11月,他把珍藏的30块城墙砖捐给政府。“城砖只有放在城墙上才有价值。”秦长安说,童年时代经常爬城墙,城墙就是老百姓当年的广场。


    老物件收藏者夏宝华是湖北人,十多年前在南京江宁农村,发现一个猪圈的墙基竟用的是城墙砖,上面铭文清晰可辨,当即买下。夏宝华介绍,去年11月,他在报纸上看到南京市发起“颗粒归仓 守护城墙”行动,上个月,他将当年所购28块城砖带回南京捐赠。


    去年12月28日下午,一处位于下关老虎山脚下的违建房正在拆除,鼓楼区宝塔桥街道城管队员江华樑现场察看时发现,工地上的砖块形状特别,当即联系南京市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经确认,江华樑发现的正是南京城墙上散落的明城砖,一共有500多块。


    在7日的挂春联活动现场,南京市长缪瑞林和捐赠市民代表握手,连道感谢。从去年11月南京启动城墙砖归还行动以来,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已收到城砖1万多块。此前南京还有30万块城砖保存在文物库房里,这些城砖将用于城墙修复和城墙研究。


    “我到过南京3次,每次都要登上城墙。我们外国人不知道,原来南京也有‘Great Wall’(长城)。”曾就读于复旦大学的英国伦敦人丹尼尔感叹,明城墙是南京独一无二的瑰宝,也是世界文化瑰宝。


    “本体保护” 遗址上的建筑要全部移走


    “明城墙是南京最大的国际文化名片,要展现出来。”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刁仁昌介绍,政府将投入巨资对明城墙周边环境进行整治。


    今明两年,明城墙本体保护会有新突破。光华门、神策门遗址上的建筑物要移除,遗址要露出来;其次要启动城墙博物馆和城砖官窑遗址博物馆建设,前者拟选址于老门东入口处,后者在栖霞山。去年3月,南京牵头全国六省八市向全国文物局提交“中国明清城墙”世界遗产联合申请文本。南京还将以传世文化精品工程的要求,打造中国城墙博物馆。刁仁昌表示,不管申遗进展怎样,明城墙都会得到最大程度保护。


    今年南京开始实施第三个明城墙保护利用两年计划,将实施沿线棚户区改造、小区出新、绿化改造、整体亮化和杆线下地等工程,城墙边上的护城河也将得到系统整治。


    再坚固的石头也禁不住岁月的侵蚀,风化、草侵、虫害,600多岁高龄的明城墙需要科学保护。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副书记曹方卿介绍,2016年南京完成城墙本体预警监测平台的方案,今年开始实施。这套系统将对城墙进行全方位监测,环境、气候、人为活动等任何因素对城墙造成的影响,都会被记录,城墙的沉降、位移、裂缝等都在监测中。


    近两年,坊间时有连通城墙的呼声。曹方卿认为,一些区域,城墙缺失数公里,不可能重建。政府正在努力做到节点贯通,尽最大努力还城墙于民。光华门、神策门遗址具体的重现方案还未确定,但有一点很明确,就是会沿着城墙遗址留出通道。


    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薛冰说,这几年政府对明城墙的重视空前,对很多举措,政府、学界和民间文保人士达成共识。他特别提到城东的前湖缺口保护,既保护、展示了明代矮城墙,又维护了那一带城墙的完整。历史、现代交割清晰,用心之作,令人赞叹。他期待明城墙保护杰作连连。


    “活化利用” 让城墙成为城市跳动的心脏


    1月7日,春联揭幕仪式结束后,中国银行助力申遗城墙悦跑活动开始,四百多名中行青年员工身着统一服装整齐列队,在一声号令后,从中华门有序出发,一抹抹跃动的“中行红”,为古老的城墙增色不少。长期以来,中国银行一直秉持“担当社会责任,做最好的银行”理念,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通过此次公益跑活动,进一步增强了青年员工保护、发扬传统文化遗产的意识与使命感,并以实际行动为城墙申遗宣传、助威!


    城墙跑、集体庆生、个性婚礼,历经沧桑的城墙成为现代人喜爱的活动场所,成为市民得到欢乐的公共文化产品。


    8日下午,集庆门城墙上,几位老人迎着风放风筝。陈凯老人说,城墙是放风筝最好的地方,从小到大,六七十年过去,自己还和过去一样,最爱上城墙放风筝。


    集庆门的门洞里“藏”着一个书吧和一个小型民间博物馆,这里经常举办陶艺、剪纸等亲子活动。南京有10个城墙书吧,台城城墙书吧已成为南京文化名人雅集场所。


    南京城墙是“长出来的文化地标”,是南京人的根与魂。城门挂春联活动启动现场,刁仁昌在致辞中表示,对文化遗产,要保护、传承和利用,在古老的城门上悬挂巨幅春联,是一次活化利用文化遗产的有效尝试。


    “古城墙要融入城市,走进百姓生活。”刁仁昌透露,今年将启动互联网营销,用创意吸引更多人登上城墙。


    这几年,虽然城墙的游览人次每年增幅超过40%,但到今年也不过一两百万人次。夫子庙灯会,一个晚上的人流量就达到60万。刁仁昌介绍,在游览人群里,中小学生不到1/10。他希望更多孩子能走上城墙,从城墙走进历史,从城墙观察城市。


    “它完全可以成为城市永远跳动的心脏。”去年秋天,参与编制过众多世界非遗保护规划的以色列文保专家阿里·让哈敏莫夫在南京明城墙上一次就停留了3个多小时。他说南京明城墙是世界城墙建造的典范。他提出,城墙不能光有保护,城墙要成为公共活动空间,成为城市公共文化产品、让城墙充满活力是最有力的保护。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南京百姓还有正月十六上城墙的习俗,祈求一年无病无灾。”全国知名民俗专家、东南大学教授陶思炎说,上城墙是南京最有特色的民俗活动,他建议设立城墙节,加速让城墙回到民间,让坚固的历史走进百姓的生活。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颜芳 成岗 仲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