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东大
【澎湃新闻】南京建筑师对话“垂直森林”之父博埃里:建筑与自然如何共生
发布时间: 2017-03-08                    访问次数: 121

2017-03-04 【澎湃新闻】



“绿色未来,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它的气息。”在色彩权威机构彩通(Pantone)将“草木绿”(Greenery)定为今年的流行色后,意大利建筑师斯特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在脸书上如此评论。他是绿色建筑的践行者,在米兰中心Isola附近以近800株树木、4000余株灌木以及15000株多年生植物、藤蔓与花卉打造了一座垂直森林。  

这座垂直森林由两栋绿色住宅塔楼构成,占地仅为1500平米,却采用垂直密化造林的方式,在三维空间层面增加绿化率,在城市中创造出相当于10000平米的森林效应。博埃里希望这一绿色巨人可以成为城市里昆虫和鸟类栖息的新家园,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共存状态。这是欧洲第一座垂直森林,相继获得2014年法兰克福“国际高层建筑奖”和2015年芝加哥“世界高层都市建筑学会”金奖。评委们认为它代表了建筑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为其他欧洲城市人口稠密区域提供了典范。

如今,南京市民很快也将感受到绿色未来的气息。南京的两座绿色塔楼目前正在建设中,预计2018年建成,它将成为亚洲第一座垂直森林建筑。


南京垂直森林效果图


南京垂直森林效果

  

    南京的“垂直森林”与米兰及其他城市的版本有何不同?博埃里建筑事务所在规划南京的“垂直森林”时,希望通过它带给南京怎样的改变?它的到来给南京的建筑师们怎样的启发和思考?我们特别策划了“双城建筑师对话”专题,邀请五位南京知名建筑师,每人对“垂直森林”提出一问,请“垂直森林”之父斯坦法诺·博埃里先生作出解答,以建筑师之目再读“垂直森林”。

  

活动海报



斯坦法诺·博埃里,世界著名建筑师、策展人、评论家及教育家。2011年至2013年,他曾担任米兰市副市长,主管文化时尚,并担任2015年米兰世博会总规划师及命题人,目前是佛罗伦萨市长首席城市文化专家顾问。其著名建筑作品包括米兰“垂直森林”、2015年米兰世博会整体规划、世界G8峰会场馆规划及建筑改造、马赛地中海文化中心等。



    韩冬青,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设计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
    Q:南京垂直森林在技术的适地性方面与米兰垂直森林有哪些变化?
    A:南京的“垂直森林”与米兰的相比区别较大,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1)绿化种类不同。南京的“垂直森林”与米兰、南美以及瑞士的项目相比,选取了不同的绿化。我们的团队着手不同地区的项目时,会与当地的植物学家进行商讨。在南京,我们也联系了相关的植物学者团队,根据深入的研究,选择了13种树木以及一些灌木用以覆盖建筑外表。这13种树木均选自南京当地,所以不存在植物适应性的问题。
    (2)空间功能不同。米兰的“垂直森林”主要为居住楼,而南京的则为办公综合体。
    (3)建筑高度不同。米兰的两座“垂直森林”分别层高112米和90米。而南京的“垂直森林”的两座塔楼高度则分别为200米和108米。
    (4)结构不同。米兰的“垂直森林”米兰是柱板结构,无梁;南京是梁柱结构,偏向传统技术
    (5)阳台大小不同。米兰的阳台挑出了3.3m,最大有80平方米;南京的阳台挑出了3m,已经突破了现有的容积率,挑出的3米阳台面积全部不计容积率。并且,在南京的项目上,采用了一种新的模式,使阳台与阳台中间的缝隙更小,营造出更好的绿色感觉。

 


    张彤,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设计中国国学中心。
    Q:建筑师说用覆盖建筑外表皮的1100棵树重建生物多样性,为什么那个在地面上的裙楼不参与到重建生物多样性的尝试中去?
    A:首先,包括米兰的项目在内,我们希望植物不是从地面直接开始,而是离地有一段距离。其次,这个和政府的批准有关,我们的设计要符合当地法律的规定。第三,在建筑上,有垂直和横向两种形态,我们目前关注于操作“垂直”的形态,关于“横向”的模式我们将继续摸索。
我们也很想在裙楼在做垂直森林,但是由于规划红线和相关法规的约束,裙楼部分暂时没有办法实现。目前,政府和规划局已经在规范内给予了最大的支持,如果各位专家可以给予规划上的突破,我们也希望能在裙楼上做垂直森林。



    周琦,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设计人民日报社大楼,该项目获2015-2016年度米兰国际设计奖建筑类金奖。
    Q:引入到中国的高层绿色生态建筑如何与当地的地理与人文特点相融合?包括气候条件,人的心理适应性,还有一次性技术投入的难度和成本以及使用过程中长期的维护所需要的管理体系和资金投入。
    A:(编者注:关于气候条件与人的心理适应性在其余问题中已有所涉及。)在造价方面:增加4%-5%的造价,主要就是钢筋和微控系统,真正的研究在之前的米兰垂直森林已经完成。比如,喷头系统,之前已经找了27个相关公司的产品进行研究,只有一种产品可以用。这些研究成本都已经在之前完成。所以南京项目可以直接利用这些。
在维护方面:“飞翔的园丁”,原先的玻璃幕墙维护人员不适用与垂直森林建筑,目前已经培训了攀岩运动员来做此建筑的维护,每年只需要2-3次的修剪就可以。

  


    鲁安东,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剑桥大学建筑学硕士、博士;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总策划师
    Q:“垂直森林”概念是否可以理解为对城市中自然资源的室内化和私有化?这是否会反过来加剧人与城市自然环境的隔离?这是否是对中国当下城市环境的一种逃避性的普遍对策?
    A:我并不认为这是城市中自然资源的室内化和私有化,相反我认为它使得人们重新认识到建筑的公共作用。这是一种对当下环境的改善,这一改善不同于其他传统的环保方式。“垂直森林”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净化环境,吸收二氧化碳,排放氧气,可以改善空气质量,减少噪音污染,同时它也成为其他生物栖息的场所,重新构建了生物的多样性。以米兰的“垂直森林”为例,它就成为了鸟儿栖息的森林,生物的多样性对于城市生活而言至关重要。



    葛文俊,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麻省理工建筑学硕士;南京青奥能源中心设计者、Movilla魔墅变形住宅发明者。
    Q:垂直森林高层建筑的阳台(露台)设计是上下层之间尽量错开,以最大限度地获得阳光和雨露。这样的手法更可以促进上下楼之间邻里之间的交流,但同时牺牲了阳台与室内靠近阳台区域的私密性。意大利城市居民长期居住在围合式集合住宅 (Block Housing)中,习惯社区生活,并且乐于交往;但中国人长期居住在私有院宅 (Courtyard House )之中,更重视私家空间。请问您如何看两个民族之间关于私密性需求的区别?
    A:我们的设计是符合法律对于私密性的界定的。在米兰的“垂直森林”是纯住宅,主要住户为中上等阶级,我们的设计符合他们对隐私权的要求;但南京项目非纯住宅,而是办公综合体,隐私相对居住而言没有那样重要,但我们也将隐私权的保护列入考虑,因此在阳台间设置了绿化植被,这些绿色植物会自然形成绿墙,这一点在米兰的“垂直森林”上已有验证,从而起到保护私密性的作用。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收到关于隐私保护方面的投诉。恰恰相反,住户们反映他们感觉自己被一层绿色植物保护。例如,米兰人们的生活也并不喜欢被他人窥视同时曝光于公众,但是在垂直森林的后续研究表明,住户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发现了变化,他们更喜欢生活在绿色之中,更愿意和他人交流。


    【结语】
    南京的“垂直森林”是继米兰垂直森林、洛桑雪松之塔、贵州山之酒店之后,由博埃里事务所完成的第四座垂直森林设计。建筑位于南京浦口区,遵循了米兰垂直森林的形态,绿色树池和阳台交替。两座绿色塔楼中较高的一座将成为办公楼,囊括一个博物馆、一座绿色建筑学院和一个屋顶俱乐部;另一座塔楼则将入驻凯悦酒店和屋顶游泳池。而双塔之下的裙楼则将承载商业、娱乐、教育等功能。

    垂直森林的兴起和城市空气质量危机密不可分。它的诞生地米兰是欧洲烟雾最严重的城市,市民患癌症和呼吸疾病的几率远超欧洲其他城市。而它来到中国,也被寄托了不小的期待。在香港《南华早报》发起的有关“中国是否应该建‘森林之城’以抵御空气污染?”的投票中,93%的人认为“森林之城”将成为空气污染的克星。南京的“垂直森林”外立面使用了1100棵树木和2500株层叠植物及灌木,每年将吸收25吨二氧化碳,每天可释放60千克氧气。它对南京这座城市带来的改变,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