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东大
【现代快报全媒体】恢复高考 40 年 | 单踊:愚人节收到录取通知书,这不是开玩笑吧
发布时间: 2017-06-15                    访问次数: 13




     前几天,在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本科设计答辩现场,面对一份  新疆天山天池游客服务中心规划设计  作品,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单踊与 35 年前的自己不期而遇:1982 年从南京工学院(东南大学前身)毕业时,他以新疆天池运动员训练中心的毕业设计,完成本科学业。

  1969-1975 年,单踊随父母全家下放江苏涟水农村。在那儿,老乡们为他们一家盖起的泥草房,成为他建筑人生的起点。当时他才 14 岁,只能帮着护泥墙、理茅草。2 年后的高考,他时常回味这段经历赋予他的成就感和亲切感,并最终考取南京工学院建筑系。

  江苏涟水下放 6 年,住牛棚、搭鸽舍

  最近,单踊,刚刚收获一个好消息,他做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新审判楼的设计,方案已经通过,近 4 万平米的 100 米髙层,不久后将矗立在南京最繁华的路段广州路上。

  造房子,在单踊十几岁的青春期曾一晃而过,当时捡茅草、护泥墙把的他未曾想到,自己后来真的会以此为生。

  1955 年出生于教师家庭的单踊,如果不是因为下放农村,会一直和哥哥在南京浦镇车辆厂从小子弟学念到中学。

  1969 年冬,单踊和哥哥、奶奶随父母下放到江苏涟水县胡集公社,迎接他们的是一间地道的牛棚: 最初住的生产队‘社房’,是一间大牛棚。大冬天年年要烤火,屋顶被熏得黑乎乎的。

  漫漫长夜里,一家人抓挠不止彻夜难眠,白天一晒被子才发现整床被子沾满了跳蚤血。

  乡间生活虽然艰苦了些,但村民们对父母一声声  先生  的称呼,让一家人找到了当时城里不曾有过的尊严。

  牛棚住了一年多,公社送来了配给的木料。单踊哥俩与全村老小齐上阵,捆茅草、搬泥饼 ……,不多久,三间正屋和两间锅屋盖好。锅屋南山墙的  小二楼  后来也在哥俩的手下搭建好:下层是羊圈、上层是鸽窝。

  母亲熬夜批改作业的场景成了他高考作文的素材

  单踊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本画册,那是他的徒手习作。翻开扉页,用仿宋体誊抄的《建筑制图》教材片段,像机打字一般工整、俊秀, 这些都是当时写标语练就的基本功。

  单踊喜欢动手,在胡集读书之余,他学过做木匠、编篮子,与哥哥料理家里的 3 分地,还与哥哥养鸽子、放羊。乡村生活虽然寡淡,但父母两人每月 150 元的工资,足以让一家人衣食无忧。

  1975 年,国家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并部署以铁路为突破口,选择徐州铁路分局和南京铁路分局为重点。就在那一年,单踊和哥哥作为胡集中学的高中毕业班在校生,随原为两浦铁中教师的父母调回南京。

  后来,单踊在两浦铁中的校办工厂学做钳工打发时光,偶尔还帮学校出板报、写标语。

  1977 年下半年,单踊等来了希望—高考。 那年是在南京 17 中参加的高考复试,记得高考作文题是《苦战能过关》。 教英语的妈妈在家中给学生答疑、熬夜批改学生试卷的情境,都被单踊一一写进作文里。


  愚人节收到录取通知书, 这不是开玩笑吧

  未来何去何从,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变得至关重要。 我原本以为建筑学就是出力气盖房子,别人可能不会报。 单踊笑谈,下放期间与哥哥和老乡一起盖房子的经历,让他觉得学习建筑应该会信手拈来。当时,他父亲有个朋友在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工作, 经常写生、游山玩水  的坊间传言,也让从小跟着父亲学书法、刻图章的单踊心生浪漫。

  不过,因为家庭出身问题,单踊的高考之路并不顺利。 母亲一方的海外关系害了我也帮了我, 单踊说,最初,他并没有被录取,后来江苏省军区统战部向省招办说明情况,才给他补发了通知书。

  1978 年 4 月 1 日,单踊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今天是愚人节,这不是开玩笑吧?! 单踊欢呼着,和家人确认。

  很快,他便和新同学们在南工宿舍汇合。舍友里有人此前在杭州做工人,有人是复员军人,有人是代课教师。 班里最大的老三届同学 31 岁,最小的应届生才 17 岁,还有两个男生已经做爸爸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南京工学院大师云集,杨廷宝、童寯等著名建筑师还时常给学生们开讲座、答疑。 杨先生总是笑嘻嘻的,平和慈祥。童先生精通四国文字,他时常说,‘我是一口钟,不敲不响’ ……

  那时的单踊经常和同学们泡自习室、在设计教室绘设计图,少年时期练书法、刻印章、写板报、搭草房的感觉被一点点激发。1982 年,建筑系恢复高考招生第一届的 44 个本科生有 11 名同学考取硕士研究生,单踊是其中之一。

  1977、1978 级 4 位留校毕业生推动教育改革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新旧建筑理念碰撞的时期,国外的现代建筑理念,也通过一本本杂志,输送给这些年轻人。

  1984 年硕士毕业留校任教后,单踊和同学丁沃沃以及随后留校的顾大庆、赵辰 4 位年轻教师,开始酝酿建筑设计基础课程的教改方案。 以往的教案中,设计基础的一张水墨渲染就要一两个月,建筑设计是在‘画’中悟出来的;高年级则一个个题目做过去,邮局、幼儿园、图书馆、火车站等按‘功能类型’依次练习 。1986 起,他们先后从苏黎瑞士世联邦理工学院访学归来,带回了新的建筑教育理念,明确了他们改革的思路: 低年级紧扣‘设计’,用建筑模型替代水墨渲染、用空间构想替代立面经营;高年级按‘设计问题’组织教学,环境、功能、技术、形式各个击破。

  如果不是高考,单踊多半会去工厂里务工, 继承父母衣钵去教书则纯属臆想 。现在,单踊手头正在编纂东大建筑学院建院 90 年院史,让他欣慰的是,80 年代他和同伴们进行的改革,一直延续到今天。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金凤(编辑 张爱红)


2017-06-15【现代快报全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