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高铁时代城市格局将发生改变——访东南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总规划师段进教授
发布时间: 2011-03-16                    访问次数: 1311

        1月13日,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城市规划专家Salet教授等应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段进教授的邀请来到东大,参加在此举行的主题为“高铁时代的城市”的学术论坛。为了更加准确地为高铁沿线城市的未来发展“把脉”,段进一直积极地与国外同行保持沟通。
  经过交流,中外专家达成四点共识:第一,高铁作为一种新的交通方式,将会在经济、社会、文化、空间各个方面影响现代社会的发展;第二,高铁对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促进作用;第三,高铁使得城市与城市的竞争与合作日益加强,城市间的竞争将会“白热化”;第四,高铁站点地区可以成为城市新的活力中心,既是交通中心,也是商务中心,同时还可能成为城市生活中心。
          高铁将带来城市地位的重新洗牌
  早在1992年,段进就提出了中国的城市规划研究要有“城市发展观”的概念。后来,他又重点研究了城市空间发展理论。经过多年的持续研究,段进已经成为我国“空间”理论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最近,他还当选为规划界唯一的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
  谈及高铁到底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段进坦言很多东西现在还无法预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高铁会带来以下两大变化。
  第一,高铁沿线城市的商务活动一定会增多,高端商务活动数量、总部经济总额都会大幅度提高,就业岗位和门类都会增多。同时,结合中国会务交流比较多的现实,有高铁的城市有机会更多地承办各种会议。在段进看来,高铁时代的真正形成需要有三个要素:高铁主干网的开通、城际网的形成以及城市内部交通零换乘接埠。
  段进以南京为例,列举了高铁会给城市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在高铁建成以前,南京只是南北方向的交通枢纽。有了高铁以后,从杭州到上海到南京再到武汉、重庆被全线贯通了,南京成为连接东南西北的一个枢纽。换言之,以前的南京充其量只是一个“丁”字形交会点,现在则变成了四通八达的“十”字形道路的枢纽。
  从大的区域来说,随着国家加大对皖江经济带的支持力度,南京从长三角的边缘城市变成泛长三角的中心城市。随着宁安铁路的开通,南京到安庆(安徽西南的重要门户)非常方便。很快,南京又会开通到芜湖、滁州等地的轻轨,安徽各地到南京都将十分方便。预计到2020年,南京南部新城一年的客流量将达到1.2亿。
  京沪高铁总共有24个站点,8个是枢纽站,其中5个还是始发站,毫无疑问,高铁对这8个主要站点城市的影响是很大的。但是高铁给一些小的过路站带来多大变化,目前还不得而知。
  第二,高铁一定会给城市本身的格局带来变化。以南京高铁站所在的南京南部新城为例,原来只是打算在南京南部建设一个高铁站,没有打算规划“南部新城”。段进在作了高铁周边地区规划和大校机场搬迁规划以后,结合自己长期对高铁的研究,利用空间句法理论对这一块地方作了具体分析。所谓空间句法是指通过对包括建筑、聚落、街道、城市的人居空间结构的量化描述,来研究空间组织与人类社会之间关系的理论和方法。经过分析,段进觉得,在南京的南部会有一次全新的发展机遇。他认为南部会成为南京的第三个中心(前两个是新街口中心、河西的奥体中心)。段进的观点引起了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南部新城目前已被列为南京未来发展的十大板块中的第一块,也是最重要的一块,并成立了南部新城指挥部。
          高铁来了,飞机怎么办
  目前,国内高铁的建设方兴未艾,其他交通部门尤其是航空部门一直在担心高铁时代会给他们带来冲击。
  在段进看来,高铁来了,对航空不一定是坏事。
  段进举例说:昆明正打算建设中国第四大航空港,并举行了国际规划方案征集,最终段进设计团队一举中标。很多人(包括一些专家和政府工作人员)认为,空港只是一个简单的交通节点,不需要和高铁以及其他的交通方式相联系。段进认为,以上观点是不对的。
  段进随即给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上说昆明要成为西南的交通门户,空港是很重要的,它一定要和其他交通方式实现“零换乘”,才能让空港最大限度地被利用起来。
  这封信引起仇和书记的高度重视,他随即在来信上批示,并希望市政府尽快请段教授来昆明面谈。
  在座谈中,段进提出应该在空港地区实现航空与高铁、地铁、普通铁路和高速公路的零换乘。经过磋商,大家一致认为段进的想法是对的,当即决定做好航空与地铁、普铁及高速公路的“无缝对接”。因为高铁的主管单位是铁道部,更改站点很困难,所以关于航空与高铁的对接方案没有在会议上形成定论。尽管如此,段进在空港规划中还是预留了用地以便将来实现高铁与航空港的近距离对接。这样做,是因为段进清楚地看到,在这块地方航空和高铁实现双赢的可能性。
  根据国外的经验,高铁的服务半径一般在500公里左右,对于出远门的旅客来说,如果出行距离在500公里以内,他们一般会选择高铁,超过这个距离,飞机则是更好的选择。昆明空港是面向东南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打个比方,如果在昆明空港实现了航空和和高铁的零换乘,将会吸引更多的离昆明400~500公里远的城市的居民从这里出境。因为他们如果需要去国外尤其是东南亚的话,选择坐高铁到昆明,再由昆明搭乘飞机出境将是最好的选择。也就是说,如果由高铁换乘飞机足够方便的话,昆明空港的服务半径将会扩大很多。
          用“织补”的手法规划城市建设
  近年来,段进在城市规划领域耕耘不辍。他为苏州古城制定了详细的控制性规划,为贵州黄果树新城作了详细规划,为地震重灾区四川绵竹市广济镇作了总体规划。他也作过天津市城市总体规划空间形态专题研究,还远赴乌鲁木齐为当地校园作总体规划。长期的规划实践,使得段进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并夯实了自己的理论基础。“织补”理论,就是段进从实践中获得的宝贵经验之一。
  关于“织补”理论,段进打了个通俗的比方,如果衣服上面有个洞,心灵手巧的织补工不会简单地打一个补丁上去,而是按照原来的机理一点一点地补上去。把这个方法用到城市规划上,既可以保护城市的历史和自然机理,又完善了城市的功能,让城市发挥最大的效用。最近,段进已将“织补”理论运用到南京南站及原大校机场的规划中。
  在江宁区和南京主城中间有一块“空洞”,这个“空洞”就是大校机场。多年来,这个“空洞”阻隔了主城与江宁的联系,从主城到东山只能从宁溧路和机场高速绕过去,其他地方都不通,严重影响新城区发展。为了补好这个“洞”,南京市政府组织了一次国际规划方案竞标。
  很多人希望在这个洞上大兴土木,建各种各样的商品房用来出售。
  段进也受邀参与了此次国际方案竞赛,他认为,大校机场这个“洞”的存在对于南京有很大的好处。通过“热岛效应”分析,段进发现现在南京的夏季气温与历史同期及其他兄弟城市比都不是很高,就是归功于这个“洞”。正是因为这个“洞”的存在,形成了一个从沧波门、中山陵到大校机场的自然风道,与南京夏天常刮的东南风向一致,使得南京的夏季凉爽了很多。
  段进提出,大校机场搬迁以后,这个地方原来的生态功能不能丢。他主张至少要留一平方公里的生态绿地作为生态走廊,同时作为国际发展预留地,将来还可以用来举办大型国际展览等等。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无疑会牺牲一些眼前的经济效益。但是段进认为用短期的经济效益换取长远的生态效益,对南京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
  在规划过程中,段进还反对大拆大建。他提出“小地块”“密路网”的设计理念,追求宜居和便捷。他还想方设法地把原机场跑道保留下来,对它进行了新的功能设计。
  转自《科学时报》(2011-2-1B2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