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百年讲堂
一 直 在 寻 找——普利茨凯奖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教授演讲侧记
发布时间: 2011-03-16                    访问次数: 1756

        阿尔瓦罗·西扎教授,葡萄牙著名建筑师,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曾获普利茨凯奖(被誉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欧洲建筑奖、哈佛城市设计奖等一系列建筑界重要奖项。11月29日,西扎应邀到东南大学讲学并受聘为我校名誉教授。当日,他以巴西的艾波瑞·卡马尔戈博物馆为例谈了自己的创作体验。
            他把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
  西扎说:“几年前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对于著名作家的访谈,在那个访谈中,作家说了自己的创作过程:开始是以非常本能的方式想到一个大致的结果,然后把想法的碎片放在一起,让它自己发展成一个方案。我的创作方式跟这位作家非常相似。”
  博物馆是为纪念巴西当代艺术家的代表艾波瑞·卡马尔戈设计的。艾波瑞去世以后,他的朋友为他建了艾波瑞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打算建一个博物馆,收藏艾波瑞一生的画作,同时也展出一些其他欧洲建筑师的作品。
  西扎说:“我的父亲出生在巴西,所以访问巴西让我感受到浓浓的亲情,设计这个博物馆给了我一次不一样的心情体验。”他把这种不一样的感情倾注在他的设计中。设计伊始,父亲的音容笑貌像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西扎从来不认为一件好的作品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他说在建造过程中工程师和施工人员也很重要,他一再称赞建造艾波瑞·卡马尔戈博物馆的工程师们,说他们工作得很仔细。
  西扎是个性情中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把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
  在设计艾波瑞·卡马尔戈博物馆之前,西扎第一次去实地考察的时候,注意到博物馆选址的左边有一个“奇怪”的建筑物。“样子丑极了!”西扎说。
  当博物馆一天天建起来的时候,西扎发现对面的“奇怪”建筑变得好看了。他甚至觉得对面的建筑和博物馆在相互对话,它们彼此因为对方的存在而更美好。到博物馆完工的时候,西扎觉得对面的建筑已经非常顺眼了,他把它称为“我的高层建筑朋友”。
  当地政府官员第一次参观竣工后的博物馆时称赞设计得比预想中的还要完美,西扎学他们当时的样子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说了一声“Wow!”(哇!)。当时,翻译没有将“Wow”这个词翻译出来,西扎认真地提醒她说“You missed the Wow”(你没有翻译“WOw)。
  真是个有趣的老头!
            困难总能深深地吸引着他
  为了筹建这个博物馆,基金会开展了一次建筑设计竞赛,他们要让竞赛的优胜者来设计这个博物馆。在竞赛开始之前,基金会给西扎发了一个邀请函,其中包括对场地的描述、对艾波瑞一生的描述等,说服他参加这个竞赛。
  困难总是能深深地吸引着西扎,他说:“当我看到基金会提供的场地照片时,我下定决心参加这个竞赛,因为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在那个场地上建博物馆有多么艰难。”那是一个“山洞”一样的地方,前面是一条单向的、非常繁忙的道路,再前面是一条河。
  在建圣地亚哥加利西亚当代艺术中心的时候,西扎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他想把美术馆建在主干道的边上,但是在欧洲很多人害怕现代建筑,认为现代建筑会挑战甚至损害城镇的本来面貌。所以,当地人一开始不同意西扎的方案。最终西扎说服了他们,就这样圣地亚哥美术馆“站”在热闹的街道上。
  西扎选择的这块地位于一座古老修道院的地块之内,一系列呈上升趋势的不同的园林台地,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博物馆的体形,西扎巧妙地利用了错落有致的地形,在倾斜的基地和街道之间形成一种自然的过渡。加利西亚当代艺术中心建成以后,成为圣地亚哥乃至西班牙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西扎还谈到了自己的另一个设计———塞拉维斯当代艺术博物馆。西扎在博物馆里开了一扇很大的窗。西扎说:“我喜欢在博物馆里开很多窗,这样将室内和室外连接起来,感觉像回到了16世纪。”
  西扎说:“我画了很多草图,试图寻找建筑的形式,或者说建筑的形象。”的确,草图是西扎最重要的研究方式。
  画草图的过程,就是西扎战胜困难的过程。
  西扎说:“每一个方案都是从草图开始的,没有哪一次能一下子找到最佳方案,我总是在尝试不同的方式。在画草图的时候我的思想没有任何束缚,有时候我的草图里面甚至透着一种挡不住的疯狂。”
  西扎认为,博物馆往往是城市中的地标建筑,因此博物馆的形象美尤为重要。所以,为了能设计出好的作品,画多少张草图都不为过。西扎指着演讲PPT上自己画的草图说:“这张图是我在寻找完美的光,这张图可以看到坡道的雏形,这张图可以看到平面的出现……”
            他设计的车库也被用来展览
  西扎对细节的狂热追求,在“圈”内是有名的。
  西扎在博物馆大厅的内顶下面,设计了一个四边形的“顶下顶”。“我不喜欢直射的灯,我喜欢漫射的光。”通过这个“顶下顶”的过滤,所有的灯光都变成了柔和的漫射光。他还把空调等大件的电器都放在“顶下顶”里面,为大厅节约了很多空间。
  出于对经济的考虑,一开始西扎只准备把博物馆设计成单层建筑,把停车场放在山顶。后来,考虑到山上是住宅区,所以不能那样设计。西扎意识到,这个建筑不能只做一层,需要做好几层。
  最终,西扎将车库打造成了一个敞亮的白色空间。西扎说:“一般设计师都不会把车库视为建筑的一部分,我不这么想。我想把车库建得既美观也实用,车库是建筑物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有趣的是,车库恰恰是整个建筑中最早完成的部分,车库建好后,博物馆馆长说:“你设计得太完美了,我要让车库也成为展览空间的一部分。”
  在博物馆一楼里面,有一些专门照射地下层的光源。这样,西扎又一次让地下室也享受到漫射光的照耀。在这里,西扎还设计了专门的咖啡吧,供参观者小憩。在二层空间,西扎设计了折线形的坡道,三层、四层也设计了类似的坡道。这样,从高处俯视博物馆,会觉得线条格外优美。
  这个博物馆所在的城市,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城市。西扎的朋友说:“你做的东西,会不会过于疯狂了?”西扎的回答是:“我从来不介意在创作过程中显得疯狂!”
  地下车库的上面是一条繁忙的马路。为了让行人和车辆继续在这条路上通行,西扎采用了一个惯用的“折中”的方法。施工的时候,把道路封一半,余下的一侧让车辆继续通行。然后用同样的办法建另外一半,两侧都建好了,把它们连接起来。
  他把建筑过程中的钢筋排布都用相机拍了下来,可见他的细心程度。保温层的表面也被他用相机记录了下来,西扎说:“银色的保温层非常漂亮,可是很遗憾它最终必须要被埋在里面。”
  西扎很看重自然光线在博物馆设计中的作用,因为一般的艺术家都需要在自然光线的照射下工作。西扎在一间很大的房子里只设计了一扇小小的窗,看着图纸上的小窗户,当地政府的官员非常担心窗户太小会导致采光不足。博物馆竣工后,他们发现透过这个小小的窗户,整个城市的美景尽收眼底,把他们惊得哑口无言。
  看到竣工后的博物馆,西扎感受到一种心灵的震撼。他说:“中国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泱泱大国里,可能不会觉得开阔的空间有多么难得。作为一个葡萄牙人,我为我的作品让空间显得如此开阔而骄傲!”
  为了建造这个博物馆,西扎不远万里,到位于巴西的建筑现场去了4次。西扎把博物馆的建造过程称为一个“情感的过程”,看到一个白色的建筑慢慢“长”高,他的内心充满着莫名的感动。
  演讲结束时,西扎说:“毕加索有一句名言‘我不是在寻找,我是在找出我要的东西’。”停了一会,他说:“我不是找出我要的东西,我是在寻找!”
  是的,77岁的西扎还会继续寻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