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东大人物
折翅后的翱翔——记我校“最有影响力毕业生”王亦恺
发布时间: 2011-12-31                    访问次数: 1384

  2011年6月4日,“东大最有影响力十大毕业生”总决选正在进行,当主持人叫到20号选手王亦恺的名字时,一个高个子小伙子站了起来。他抬头挺胸,一步一步走上台去,步履有些蹒跚,却显得很自信。
  在灯火辉煌的舞台上,他侃侃而谈:“6年前,我遭遇了车祸,严重的脑外伤让我的右侧大脑几乎全部损坏……”讲稿才念了个开头,台下已有同学潸然泪下,念到最后,很多同学泪流满面。
  这个坚强的男孩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从被医生宣布无法存活到脱离生命危险,从植物人状态到出色完成大学学业……当晚,他以最高票当选“最有影响力毕业生”。
  今年7月,王亦恺被评为首届“南京好青年”。他的事迹先后被中央电视台、日本富士电视台等数十家媒体报道。
  近日,应校团委邀请,王亦恺回校参加新生文化季闭幕式。他说,是父母、学校、女友的爱让自己点燃希望,飞向远方……
  父母的爱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帅小伙王亦恺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王国忠是一名出色的数学老师,母亲贡晓晖是丹阳市人民医院的护士。王亦恺自幼学习成绩优异,获得过全国华罗庚金杯赛银牌、江苏省数学竞赛一等奖等奖项。
  2005年7月,王亦恺以632分的优异成绩考上东大建筑系。7月11日,王亦恺收到录取通知书,第二天,捧着刚刚买到的电脑,他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由于反复的脑出血,短短2天,王亦恺经历了3次开颅手术。随后,父母把他转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到那的头3天,王亦恺又经历了2次开颅手术。
  彼时的王亦恺一直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医生还切开他的气管帮助他排痰。他右半边脑组织已经大面积永久性坏死,没有意识,大小便失禁,不能进食、所需营养只能通过“鼻饲”———把食物通过鼻腔送到患者胃中,医生还用钛合金修补了手术中被锯掉的颅骨。
  能做的抢救都做了,脑出血却还在持续。医生劝他父母放弃治疗,贡晓晖拒绝了:“一定要救我儿子,只要他还有一口气。”
  父母的坚持,换来了王亦恺的第二次生命。
  贡晓晖十几天没有合眼,眼睛死死地盯着监护仪,生怕儿子的心跳一下子没有了。她的神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医生开了安定让她吃,她坚决不吃。医生又悄悄把药泡在水里让她喝,她一下子喝出了安定的味道,生气地把水倒掉了,她说:“万一我睡着了,我儿子没有了怎么办?”
  最终,几位同事按住她,强行给她注射了安定。注射过程中,她拼命挣扎着,把护理部主任邱红娟的手抓得鲜血直流。在她入睡之后,又给她打上了输送安定的点滴。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是不会醒的,可是贡晓晖只睡了30分钟就醒了。醒来后,她立刻拔掉点滴,冲进ICU看儿子。
  贡晓晖没有崩溃,她坚强地支撑起因为车祸而摇摇欲坠的家。
  为了防止儿子长褥疮,已经瘦到90斤的贡晓晖每天频繁地为140多斤的儿子翻动身体。她还不停地为儿子换洗被褥,儿子的床褥每天都干干净净……当时的王亦恺,根本认不出自己的母亲,也不愿意说话。贡晓晖故意用很凶的语言激怒他,王亦恺一生气,就忍不住跟她“吵架”,这才慢慢恢复语言功能。
  阻碍王亦恺智商恢复的罪魁祸首是严重的脑积水,王国忠夫妇不停地在沪宁线上穿梭,寻找进一步治疗的办法。
  2006年3月,他们带王亦恺去上海华山医院做排除脑积水手术。这一次,辛苦终于没有白费!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的王亦恺,一下子就认出了妈妈!贡晓晖泪如泉涌,心里却充满了喜悦。
  折翅的鹰在充满爱的校园里学习飞翔
  不能活动的左手和不太灵活的双腿给王亦恺带来了很多麻烦,仿佛展翅欲飞的鹰折断了翅膀。
  王亦恺始终认为,选择东大是他不幸中的万幸,在这个充满爱的校园里他感受到了空前的大爱。
  他的母亲也对东大充满了感激,常说:“没有东大就没有王亦恺的今天”。
  2005年8月,王亦恺的父母委托他的姑姑来到学校,为王亦恺申请保留学籍一年。我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刘波表示,王亦恺个人的不幸也是东大的不幸,同意为其保留学籍一年。
  一年后,王国忠再次替儿子申请延迟入学。易红校长同意其请求,指示有关部门尽最大努力帮助王亦恺完成学业。
  2006年11月,刘波副书记召集专家对王亦恺进行测试。专家们认为,他智力上已能适应大学学习,但身体还有待康复。学校为他办理了休学一年的手续,建议他改学对身体机能要求相对低一些的会计专业。
  经管学院欣然接受了这个特殊的学生,时任学院党委书记时巨涛说,大学不仅要有大楼、有大师,还要有大爱!
  学校的答复,坚定了王亦恺战胜困难的信心,他以惊人的毅力继续艰难的康复过程。医生给他注射肉毒素防止肌肉紧张,每次都要打20多个针眼,但是坚强的他一声都不吭。母亲在家里摆了很多简易的康复锻炼器械,帮他按摩、推拿、牵伸,每天要练习七小时以上。为矫正腿部肌肉痉挛,他每天要靠墙在一个斜板上站半小时。
  2007年8月21日,易红校长前往省人民医院,看望即将入学的王亦恺。易校长握住他的手,鼓励他说:“面对困难和磨难,我们不是应该学会坚强,而是必须坚强”!
  学校在离教学楼较近的青教公寓中给王亦恺安排一套住房,尽管如此,由于双腿的不便,王亦恺每次走到教学楼还是需要20多分钟。为了不迟到,他每天六点起床,进行半小时痛苦的康复训练。七点整,他就向教学楼赶。大家吃早饭时,他已经稳稳地坐在教室第一排了。
  四年里,他没旷过一次课。刚开学,就赶上了台风“韦帕”。那一天,风特别大,雨也下得很紧。母亲问他:“今天还去上课吗”?“去,一定要去!”王亦恺回答。母亲搀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到教学楼,整整在风雨中行走了35分钟。到了教室,母子俩的衣服全都湿透了,王亦恺穿着透湿的衣服上完了两节课。事后,贡晓晖说:“儿子,你以后的路会比其他同龄人艰难很多,但是看到你今天这么勇敢坚强,妈妈坚信你肯定会成功!”
  为了让王亦恺早日习惯大学生活,退休前一直在丹阳吕城完小担任校长的大姨夫主动请缨,当起他的“全职保姆”,王国忠夫妇这才回到阔别两年的工作岗位。父母每天至少给他打三次电话询问学习和生活情况,每到周末他们就匆匆从丹阳赶来陪伴儿子。
  生活上的困难基本解决了,学习上的困难却接踵而来。第一次听高数课,王亦恺感觉是在听天书。后来,概率论、线性代数、概率统计等课程鱼贯而入,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第一学期结束,高数只得了17分。
  王国忠每到周末就给儿子辅导数学。为了巩固所学知识,王亦恺下课后不离开教室,跟其他班同学一起把同样的课程再听一遍。王亦恺一学期最多要修15门课,几门较难的课程都听了3遍以上。
  学习委员王婷婷耐心细致地为王亦恺讲解每一道错题,王逢凤、曹佳益、狄子良等几任辅导员都非常关心他,学院祝虹副书记还经常给他送点零食。按照规定,每个学生每学期只能重修一门课程,但是教务处允许王亦恺同时重修多门课程,处领导还亲自帮他安排学习进程。
  终于,他通过了所有科目的考试,顺利毕业。
  你是一束阳光温暖着我
  在王亦恺的故事里,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及,她就是王亦恺的女友朱先先。
  2008年10月3日,石家庄女孩朱先先从同学那里拿到几张旧报纸。忽然,她在一张报纸上看到关于王亦恺的报道,坚强的他让她肃然起敬。一个想法在她头脑里萌生出来———找到王亦恺!
  朱先先想方设法找到王亦恺的手机号,发去一条短信:我叫朱先先,是南京特殊教育学院的女生,我得知你的故事,一个月来一直在找你。
  对于一位陌生女孩的主动示好,王亦恺是比较警觉的,因为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接近自己,更不知道此时是不是自己恋爱的时机。然而,随着朱先先的短信一次次的不期而遇,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短信好友。
  当年的12月24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刚到约会地点安德门,朱先先一下子就认出了王亦恺,并且毫不迟疑地挽起步履蹒跚的他。那一次挽手,让王亦恺感到无比温暖。朱先先说:“每个人都有残缺,只不过残缺的方式不同,在我看来,你比任何人都完美!”
  鉴于儿子的身体情况,一开始,贡晓晖并不看好这段恋情。
  朱先先拨通了贡晓晖的电话,约她当面进行了一次长谈。这一切王亦恺都被蒙在鼓里,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母亲如此反对之时,朱先先竟敢约她见面,简直是“顶风做浪”并且“自投罗网”。
  经过那次见面,贡晓晖开始支持他们来往了,因为慧眼识珠的她读懂了朱先先对儿子的爱。
  在偌大的校园里,同学们都骑着车上下学,而王亦恺却要摇摇晃晃地行走在其中。对此,朱先先很是心疼。但是看到男友满不在乎的神情,她释然了。她说:“王亦恺身处逆境,可是他从未抱怨过命运,他每天乐观向上地生活着,就像一束阳光温暖着我!”
  事实上,朱先先更是王亦恺的阳光。
  每个周末,她都要先从燕子矶坐公交车到迈皋桥,然后乘地铁到安德门,再乘公交到九龙湖,整个路程需要2个多小时。一到九龙湖,她来不及喘一口气就给王亦恺洗衣做饭。
  2009年3月,在朱先先的鼓励下,王亦恺报考了英语四级考试。此后,她更加频繁地往返于江宁和仙林之间,因为她又给自己多加了一项任务———陪王亦恺学英语。终于,他一次性通过了四级考试。
  朱先先学的是特殊教育,做特教老师一直是她的理想。然而,为了陪伴王亦恺回到老家,她不得不放弃这一理想。因为,在丹阳只有师范类或者“985”院校毕业生才能报考教师。如今,朱先先在一家企业工作。
  “先先这个儿媳妇真是好!”谈起准儿媳,贡晓晖赞不绝口。22岁的朱先先会做所有的家务,她每周只有一个休息日,这仅有的休息时间,还被她无私奉献给了王亦恺。每到星期天,先先一睁眼就出去买菜,然后回家洗衣做饭。
  王亦恺骄傲地说:“我老婆什么菜都会烧,我最喜欢吃我老婆做的红烧带鱼!”谈到朱先先,王亦恺一口一个“我老婆”。
  9月,王亦恺开始在丹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担任电子商务老师,他非常珍惜这份工作,每天7点20到校,然后上4节课,下午给学生做竞赛辅导,晚上到家就开始备课。
  王亦恺还在网上开了一家眼镜店,他把网店当作自己工作的一部分。他说:“我通过网店积累销售经验,然后作为实例讲给学生听,这样我的课就不会空洞。”
  如今,王亦恺的话语里充满了对工作的热爱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折翅的鹰已经伤愈翱翔,明年5月20日他将成为幸福的新郎,和朱先先一起飞进新的幸福时光!( 唐瑭 潘勇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