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东大
【江苏新闻广播】代表委员走基层 | 江苏的儿科短板短在哪?怎么补?
发布时间: 2018-01-25                    访问次数: 63

【开篇词】

又到一年“两会”时。关注基层,心系民生,代表委员们为江苏老百姓的大事小事身体力行,通过“两会”平台传递心声。

所见;最近流感爆发,大医院排队积压,社区医院却门可罗雀。代表委员走进社区医院,跟着家庭医生一起随访,探访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的执行情况,大家所认知的“医疗洼地”医疗硬件和服务水平究竟如何?

所闻;骑上共享单车,便利和麻烦并存,市民、监管方、单车公司各执一词。代表委员现场体验,实地探访共享单车公司,管中窥豹,未来共享行业究竟如何监管?

所思;“治太”十年,太湖连年安全度夏,原因何在?代表委员共同回访太湖污染发生地,也提出建议,如何可持续?还需要怎样的系统化治理?

“走下去”,“沉下来”,两会前夕,记者和代表委员一起用双脚展开田野调查,用话筒捕捉社会变化,用心灵倾听百姓心声……即日起,《江苏新闻广播》联合我苏网推出《代表委员走基层》特别系列,倾听民意,吸纳民智,把最真实的声音,带上“两会”。

今冬流感季,南京儿童医院日门诊量过万,省内多家大医院儿科门急诊爆棚。有网友甚至调侃称:“看病三分钟,排队五小时,没在流感季一起去过儿科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各大医院儿科为什么排队那么长?怎么缓解儿科难题?今天的《代表委员走基层》让我们跟随省政协委员、中大医院肾内科副主任马坤岭一起去了解一下。

马坤岭委员走访淮海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腊八这一天,是省政协委员报到的日子。马坤岭委员决定上午先去一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淮海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位于南京市中心,去年底刚被评为全国百强。一千平方米的中医馆,装修古色古香,前来就诊者络绎不绝。一旁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郑昌清说,中心一年的门诊量三四十万,不仅有床位,还有自己的煎药房。他介绍,中医服务占到了他门诊量的60%。

在儿童免疫接种等待区,中心还精心辟出了两个母婴室方便患儿家长。马坤岭委员点赞后问道:“除了预防接种,中心能否提供更多服务?”郑昌清表示,虽然老百姓这方面的需求旺盛,但是目前中心没有儿科门诊,尚不具备这个能力,并且面临招不到年轻儿科医生的难题。

听到这番回答,马坤岭委员并不意外,他提议马上到儿童医院看看,“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也是政协委员,我也想听听他有什么想法”。

马坤岭委员走访委员走访南京儿童医院


驱车四十分钟,我们来到河西儿童医院,门诊楼路边等待入院的车辆排起了长队,可见病人量很大。途经高级专家会诊中心,马坤岭委员走进了呼吸科主任医师田曼的诊室。

田曼介绍,当天上午已经看了36个病人,还有五六个没没得及看。流感高发季,儿童医院门诊量最高一天11000多人次,远远超过医院的承受能力。“医院大概有五六百个医生,累倒了一个,这个班就顶不上来了。”此外,ICU病房压力颇大,床位、呼吸机都不够用。目前,整个医院是超负荷运转,这也导致了人才引进难。“去年我们各科主任报了24个博士引进的名额,最后就招来两三个”,田曼说。

对话间,马坤岭委员听得认真,记得仔细,谈到医疗环境,田曼频频点头表示认同。他说:“儿科压力更大,我们黄院长压力也大,黄院长在我隔壁上门诊。”

马坤岭委员走访南京儿童医院黄松明院长


过去五年,省政协委员,南京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的提案都和儿科发展相关。马坤岭和黄松明的对话犀利也直接。

马坤岭:“社区医院很好的设施服务,但是没有儿科,儿童医院压力很大。”

黄松明:“我能理解他们,理解在哪里?如果兴办儿科医疗纠纷容易爆发,收益水平又不如其他的专科,凭什么把有限资源投在这块?”

马坤岭:“目前我们江苏省有没有出台一些政策?”

黄松明:“目前我们6岁以下儿童四级以上手术费用上浮75%,但远远不能补偿儿科成本的支出。江苏急诊的费用低于普通门诊的费用,这给我们晚上急诊带来很大压力。很多老百姓讲你为什么不多派一点医生?就这么多医生,多派了,白天的门诊、住院、手术怎么能去完成?”

马坤岭:“这么多社区医院,我们有没有办法扶持它发展它分诊?”

黄松明:“用政策引导,越来越多医院开办儿科,而不是医院去补贴儿科。”

马坤岭:“需要保证性的政策推动,而不是靠简单的行政命令。”

黄松明:“人社、医保、物价、医疗行业主管部门,这几驾马车朝着同一个方向走才能朝前推进。”

两位委员的讨论依然激烈。而在两会期间,每一位参会的代表委员们也都会和他们一样,为你我身边每一个细小而美好的改变努力。

(来源:江苏新闻广播/张祖名 刘浩邦 编辑:刘静)


2018-1-25江苏新闻广播